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1591找回记忆

    轰隆隆,轰隆隆……     天空一阵闷雷想过,显然是要下雨了     冷飞皱着眉看着天空,犹豫道:“大师兄,这眼瞅着就要下雨了,这种天气我们去河上划船怕是不妥吧。”     “三师兄,你就听我们的吧,没看到小师弟这几天都不高兴,你还不讨好讨好她啊。”莫离恨铁不成钢的道:“你都招惹一身的桃花债了,小师弟可没说什么,可你自己也该有点儿表示。这不,我们好不容易在村里借来一条船,不就是让你哄哄小师弟吗。”     冷飞一脸尴尬,距离上次鱼丫姑娘表白的事儿已经过去三天了,谁曾想当时小师弟那么生猛的表示自己的所属问题,翻脸就不认人了。     冷飞就没闹懂,之前还在怀里温香软玉的说着情话,怎么下一刻就翻脸无情了。     要说冷飞绝对够聪明,可是人无完人,这再聪明的人也有情商不够用的时候,而冷飞显然还是个情商很低的家伙。     一连三天南宫六六都没搭理他,冷飞慌了。这不就找大师兄出主意,谁曾想大师兄他们几个一商量,居然要大阴天的出来划船。     “四师弟说的对,咱们这也是为了让小师弟高兴。”百里容兮目光微闪,指了指河面上七八艘船,“喏,你看,不还是有人出船吗,可见这没什么大事儿,走吧,二师弟一会儿就带小师弟过来了。”     “哦。”冷飞不疑有他,上了船。     百里容兮却指了指船尾的位置,“三师弟坐在那。”     “哦,这是为什么?”冷飞觉得今天大师兄的安排有点儿怪异。     玉面郎君一屁股躺在甲板上,“这是习惯啊。”嘿嘿笑了一声。昨日百里容兮他们商量了一晚上制定的计划,这就是其中一环。     南宫六六和端木成过来了,莫离待在船头另一头,南宫六六上船就坐在船头,看都没看冷飞一眼。     冷飞这心里好不郁闷,有心说点儿什么,可这会儿人多他也拉不下来脸     。     端木成就在南宫六六的身边坐了。     很快一个带着斗笠的人上了船,冷飞一看就惊呼一声,“鱼丫姑娘你怎么来了?”前几日拒绝了这姑娘,冷飞还记得当时她的痛苦。即使情商很低,可冷飞也后知后觉明白了鱼丫姑娘对他的心意。只是神女有梦襄王无心,他这一辈子心里注定只能装下南宫六六一个人了。     “哼!”鱼丫姑娘哼了一声,没搭理他。     “人都到齐了,开船吧。”百里容兮站在船上一挥手,随即钻进了船舱。     小船渐渐的驶离了岸边,船上静悄悄的很是压抑。     莫离皱着眉头,挤眉弄眼的给划船的鱼丫姑娘使眼色。     南宫六六也饶有兴趣的看了她一眼。     鱼丫姑娘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不过还是轻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     冷飞自打鱼丫姑娘上船这精神一直就绷得紧,这会儿看到她要说话这就下意识坐直了,他可怕这丫头再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到时候小师弟还不知道要跟他怎么生气呢。天地良心,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招惹其他人啊。     “你们是亲兄弟吗?”鱼丫姑娘语气僵硬的问,斗笠挡住了她大半边脸,所以冷飞也没注意到她别扭的表情。     “啊,不是,我们是师兄弟,这是准备去小师弟家里看看的。”莫离笑眯眯的回答道,又问,“船老大,这条河上渡船一直这么少吗?”     船老大?     鱼丫姑娘的脸跟便秘似的,不过她知道这是几人的计划,就是为了治好小三子的病,所以忍了。     鱼丫姑娘又咳嗽一声,用低沉的声音道:“嘿嘿,那是因为有人吩咐了,近日这落沂河的渡船都不许摆渡,所以大家伙都收了渡船。”     “什么人这么霸道?干嘛不让摆渡?”南宫六六也奇怪的问,她好奇的坐在船边,不时的用手撩一下水玩。那水里还有鱼在游动,许是要下雨了天气闷热,还有大鱼不时的跳出水面     。     莫离离南宫六六老远,提醒道:“你不会游泳,小心些。”     冷飞浑身一震,觉得眼前的情形似曾相识。     端木成就坐到南宫六六身边,“小师弟,小心些。”随手抓了她好几次,像是怕她掉到水里。     冷飞茫然的看着这一切,像是旁观者一样。     “船老大,你还没说是什么人下的命令呢?”莫离不死心的问。又推了一把身边打瞌睡的玉面郎君,“小玉子,这种天气你睡什么觉啊。”     玉面郎君打了个哈欠,“四爷,也不知怎么了,到了这船上我就犯困。”     鱼丫姑娘僵硬的笑道:“许是天气闷热的缘故吧。”     南宫六六也打了个哈欠,“我今天也有点儿犯困,奇怪,昨晚睡得挺好的。”     “为什么我不困呢?”莫离眨眨眼,“不过这天气是挺让人犯困的。”     眼瞅着船到了江心的位置,莫离又问起谁不让摆渡的事儿。     鱼丫姑娘那低沉的声音响起。“是县衙的人不让摆渡的,不然谁能让这上百条渔船都不出河摆渡。”     “县衙?”南宫六六又道:“没听说朝廷下令不让这处摆渡啊?”     一切都跟当日落水的情形一样。鱼丫姑娘也按照几人回忆的演绎着船老大的角色。     “跟朝廷没关系,是县衙的师爷下的令。”鱼丫姑娘突然停下摆渡,仰头望天道:“周师爷的小舅子让人害了,没法子,家里婆娘闹的紧,让我来收几位的命!”说着整个人扑向南宫六六,手里已经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啊!”冷飞惊呼一声,下一刻就看到莫离扑过去撞向鱼丫姑娘。     鱼丫姑娘却似早有准备,嘿嘿笑了一声,一把拽了莫离,整个人往河里跳去。众人这才发现,他的腰上绑着一根绳子     。     只是一瞬,两人齐齐落入湍急的河水中。     “小师兄?”南宫六六一声惊呼,随即一阵翻滚,船一阵摇晃。南宫六六惊呼一声,下一刻整个人落到了水里。     百里容兮这个时候不知道怎么从船舱出来了,眼瞅着南宫六六落水,求救之不急,惨嚎一声,“六六?”整个人也跳入水中。     端木成离南宫六六最近,在她落水的时候已经下意识的跳了下去。     冷飞呆呆的坐在船尾,眼前的一幕和记忆重叠,“啊”的一声惨叫,“小师弟!”一头扎进了水里。     下一刻,水面上一个巨大的渔网掀起,旁边看似杂乱停着的渔船上有年轻的小伙子把渔网往船上拽,里面百里容兮、南宫六六、冷飞等人不断挣扎。     “都别乱动。”鱼丫姑娘也被网在网里,就道:“不然大家起网费劲!”     大家伙都被拽到了船上,所有人浑身都湿透了。     冷飞一阵后怕,赶紧去找南宫六六,发现她脸色苍白的躺在甲板上没了动静。冷飞脑子嗡的一声,“小师弟?”声音都抖了。     “我看看。”鱼丫姑娘过去就摸鼻息,随即在她胸腹上一阵按压。     “咳咳……”南宫六六吐出几口水,嘟囔道:“太着罪了,下次我一定不要上船了。”     所有人齐齐松了口气。     冷飞一把掀开鱼丫姑娘,紧紧的抱住南宫六六,“小师弟,你再也不要吓我了。一次就够了,你偏偏还来两次。”一阵后怕,紧紧的搂着南宫六六,像是要把她揉到骨子里。     “三师兄,你想起来了?”南宫六六眼睛一亮。     “嗯。”冷飞重重的点头,“你们都这么傻,我再不醒过来我怕你们把我扔河里去。”难得他还有心情开玩笑。     百里容兮等人松了口气,道:“总算不枉费我们辛苦一场     。”     百里容兮冲周边船上的人抱拳感谢,“多谢渔村的父老乡亲帮忙,在下感激不尽,没别的说的,我师弟的命是大家救得,如今又帮忙治好了他的毛病,我们兄弟没有旁的感谢,已经在鱼老爹家里置办了酒席,大家伙一起喝酒去。”     这一次被百里容兮找来帮忙的都是小渔村的年轻人,闻言大家伙一阵欢呼。     南宫六六等人上岸后赶紧去换衣裳,南宫六六还特意拉着鱼丫姑娘去了自己待的帐篷,给她拿出一身鲜亮的白色长裙,上面用淡粉色的线绣了好多花,鱼丫姑娘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华丽的衣裳。     “可真漂亮!“鱼丫姑娘真心的感慨道。     “送给你了。”南宫六六笑着道,这是她特意去镇上买了最贵的衣裳,就是要送给鱼丫姑娘的。     “送给我?”鱼丫姑娘满脸不敢置信。     “是呀。”南宫六六把衣裳塞到她怀里,“你看,咱们衣裳都湿了,赶紧换了,不然会生病的,那边还等着咱们开席呢。”南宫六六说着自己就开始脱衣裳。     鱼丫姑娘呆呆的看着手里的衣裳,终究还是换了。     南宫六六习惯性的换了一身白色的士子袍,依然做男装打扮。     “鱼丫姑娘你穿这个真好看,我的眼光果然没问题。”一脸的欣赏。     鱼丫姑娘表情怪异,小声嘟囔道:“别以为这样我就原谅你了,你抢走了小三子,我恨你呢。”说归说,哪里真的有一点儿恨的意思。     自从那一晚看到人家师兄弟们表白她就明白了,果然像爹说的,小三子不是自己能够得着的。     “哈哈,鱼丫姑娘你真可爱。”南宫六六也不生气,笑眯眯的道。三师兄那么出色,有人喜欢也正常,何止是三师兄,其他的师兄们也是一样,南宫六六觉得以后还会遇到更多的这种问题,鱼丫姑娘好歹是光明正大的喜欢,她这要是遇到个用下作法子的,还不得忍了。其实她心底里是感激鱼丫姑娘的。     鱼丫姑娘一看没气到南宫六六反而愣了,过了好半晌才道:“你这人可真是没心没肺     。”     南宫六六挑眉,自己没心没肺?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说她。     “鱼丫,你们以后的日子准备怎么过?”南宫六六突然问道。鱼老爹和鱼丫姑娘对三师兄有救命之恩,做人要讲究,他们日子过得这么艰难,南宫六六准备帮一把。     “还能怎样?”鱼丫姑娘叹了口气,“打渔呗。”又道:“你们那个新买的大网不是送给爹了吗,以后我们肯定能打到更多的鱼,这样日子也能好过一些。”他们对现在的日子挺知足的。     “你们就没想过做点儿什么多赚些银钱?”南宫六六犹豫着,就道:“鱼丫,说实话,我觉得打渔赚不了多少银子,我是这么想的,这边不缺打渔的,倒是小镇上没有个正经的做鱼的酒楼,我寻思着你们世代都是打渔的,那新鲜的鱼肯定不缺,你不如和鱼老爹开个酒楼,做各种鱼的吃食,这样生意肯定能好。”这就是南宫六六想到的感激他们父女的办法。都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个法子却能让他们长久经营下去。     鱼丫姑娘怪异的看了她一眼,“你当我不想吗,可在镇上开酒楼那也得有银子,再说我做鱼一般吃还成,要是开酒楼怕是不成。”难得鱼丫姑娘知道自己的深浅。     南宫六六笑了,“我们可以合伙开啊。”明宗可是有银子的。     “合伙开?”鱼丫姑娘眨眨眼。     “是啊,你看,你们认识人,有新鲜鱼吃,我认识大师傅,手里也有银子,这样咱们合作,肯定能把酒楼开起来。”     鱼丫姑娘不傻,听她这样一说,顿时脸上的表情就有点儿怪异。突然道:“你这是要感激我们救了小三子吧,我告诉你,你这么做也不能说服我心里不喜欢他。”鱼丫姑娘咬着嘴唇,的确,她心里还喜欢小三子。     南宫六六就笑了,“不是我要感激你们,这是三师兄的意思。”     “小三子?”鱼丫姑娘眨眨眼,小三子的意思,这么说小三子还关心他们?     要说这坠入情网的姑娘就是这么傻,明知道不可能,可心里还有最后一丝期望。     南宫六六自然不能误导她,就道:“是啊,三师兄说你们日子过得艰难,现在我们要走了,以后也帮衬不上,不如一起合伙开个酒楼,这样以后你们日子好过,我们也可以赚钱,最重要的,以后我们没事儿还可以回来看看     。”南宫六六最后一句话终于让鱼丫姑娘动心了。     小三子就要走了,如果有这个酒楼,也许她以后还能再见到他。     这样想着,鱼丫姑娘就点点头,“好,不过我还要回家问问爹的意思。”     “那好。”南宫六六笑眯眯的,却是知道,鱼老爹那边三师兄和大师兄已经搞定了。     “小师弟你好了没啊,我都快饿死了。”帐篷外面响起莫离可怜巴巴的声音。     “好了好了。”南宫六六笑着看了一眼鱼丫姑娘,伸出手拽住她的小手,“走吧。”     鱼丫姑娘浑身僵硬,终究没甩开南宫六六的手。     南宫六六刚一出去就迎上莫离的熊抱,差点儿把鱼丫姑娘吓到,赶紧松开南宫六六。     “小师兄你这是干嘛?”南宫六六顿时头大。     “小师弟,我不管,你还没跟我提亲呢,我也要嫁给你。”莫离抱着她的腰撒娇,小嘴撅着,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像是被人遗弃的小宠物。     南宫六六好笑的看着他的眼睛,清澈、明亮,像是天上的星辰。     “我好像是女孩啊。”南宫六六歪着头,“我记得谁说过,喜欢男人来着。”     “啊……”莫离一声尖叫,“小师弟你还敢提这事儿,气死我了。”莫离气的扭头就跑,太丢人了。     身后众位师兄毫无节操的大笑,惹得他跑的更快了。     南宫六六捂着肚子笑的前仰后合,小师兄太可爱了。     冷飞微微翘起嘴角看着这一切,想起一切的感觉可真好。     有时候幸福就是这么简单。     :     :     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159找回记忆)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