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死徒 3

    “啧。”白羽看着大厅中五六十双冒着红光的眼睛不由得有一点头疼,倒不是说这些家伙有多强,只是这数量有点渗人,这些数量如果都有刚刚那只的实力的话基本可以横扫以前的圣杯战争了,别看白羽打它们像吃饭喝水一样但实际上刚才那家伙基本与弱一点的英灵差不多了。     白羽估计刚刚那家伙敏捷大概b-左右,筋力则大概d左右,这属性说实在的如果智力再高一点八九只就够弄死迪卢木多那个倒霉枪兵了。     而现在……这他喵的五六十只,估计如果想要冲进去的话只有rider和archer以及自己能无伤冲进去了。     白羽真心有点头疼,不过现在也只能冲了反正有十二试炼死个一两次也没事,想到这白羽也不再犹豫一脚踏出直接朝着怪物堆里冲进去,与此同时这些个怪物也狠狠的向白羽冲去。     “噗哧。”一阵利器入肉的声音,白羽仅仅一击就斩杀了五六只怪物,这些怪物倒也不是很强——至少防御力低得很,一发现这一点白羽立马就杀得更开心了,破不了自己的防御,本身防御还低这不是找抽么     ———————————————     洋馆,顶层     一个身穿黑色长裙,有着洋娃娃般精致的样貌和赤红色的瞳孔,瀑布般的黑色长发肆意披落,年龄估计只有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在相当认真的画着一些东西,这要是放在其他地方说不定会相当赏心悦目——前提是忽略周围的景象,至于为什么这么说……嗯……再可爱的东西如果被一堵血墙包围周围还遍布着各种各样的尸体怪物,绝对没人会感到这个女孩有多可爱的——即使真的很可爱就是了。     “嗯,这里应该是这么布置……还有这里……就用爱尔兰的术式吧……这里……还有这里……嗯……还要活祭么……没时间准备啊……不过只要血量足够就应该可以替代了吧……还是再提供足量的魔力比较保险吧……”女孩那张可以算作倾国倾城的小脸上挂满了烦恼,精巧的眉头全都拧在了一起,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怜爱,如果是萝莉控的话说不定就直接扑上去了。虽然结合周围的情况来看一定会死的很惨就是了……     看着地板上的大型的血色术式渐渐完成,女孩又迅速的吟唱了几小节的魔术,随机周围的怪物们就好像得到了某种指示,迅速冲出血墙,不消半分钟,就再次回来,并且合力抬着一个雪白的人影。     爱丽丝菲尔     被怪物袭击并掳走的人造人,也是白羽的master,不出意料的出现在这里,在怪物们笨拙的动作下被抬上这个大型术式上,随即术式围绕着爱丽丝菲尔发出刺眼的白光,同时周围怪物们也随即瘫软下去,血墙也在渐渐“融化”,向着术式汇聚,不一会就将中心的爱丽丝菲尔包裹起来,血球如同胚胎一般仿佛有生命的在跳动,不知是不是错觉,血色巨球的表面浮现着类似血管一样的东西,说不出的恐怖。     “呼,就是这样,接下来只需要等五分钟左右就可以了”女孩轻松的叹了一口气,但随即眉头又拧了起来“……哼……巨型食尸鬼也被干掉了么……出乎意料的速度,该说不愧是大名鼎鼎的军神么……看来不得不亲自动手了……切,该死的教会,也不知道哪两个家伙哪去了,但愿他们没死。”     “哪两个家伙”一道声音从背后传来     “哈当然是瑞佐沃……”     ……     诡异的沉默     “呵!”女孩迅速的向后一跳,弓身,借助作用力狠狠一拳向身后的人砸去。     “喂喂喂,连招呼都不打就攻上来,这可一点都不淑女,黑色的小家伙。”不用问,站在她身后的自然就是白羽了。     面对攻过来的一拳白羽轻轻的抬起手挡住女孩的拳头,但随即白羽就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啧,力量出乎意料的大,喂,黑色的小家伙,你是吃什么长大的,这种……”     “无礼之徒,亏你还是古代的大英雄,就连怎么称呼别人也不知道么别一个劲的叫我‘黑色的小家伙’”白羽话没说完就被女孩恶狠狠的打断了,也是,如果你穿一身黑色衣服就被叫做“黑色的小家伙”你也会炸毛的……     说归说,但两人手上的力道却不见轻,白羽因为最初的惊讶而失去的架势也已经已经调整回来了,“真是的,你把英雄看成什么了啊,虽然我认识绝大多数英雄都很正经,但这里可不包括我啊,黑色的。”白羽相当不爽的咂了咂嘴。     “……黑色的……呵……呵”听到白羽对她的称呼,女孩大脑里名为“理智”的弦似乎彻底崩断了,嗯,“嘣”的一声,白羽都觉得自己好像真听见了这种声音。     【有点不妙啊……这丫头似乎真炸毛了……而且……这种违和感是怎么回事】感受到手上陡然增加的力道,白羽心中微微苦笑,虽然他本身不是什么大好人,但叫他对一个小女孩下死手他还真做不到。     “真是的……“白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之后瞬间发力,将女孩推出半米远。     “有什么东西,小姑娘,这里有什么东西吧。”白羽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轻轻环视了一下周围问道。     “……东西不会自己去看么该在的都……”     “我的意思是这里有什么隐于结界的东西,譬如……爱丽丝菲尔,对吧。而且我最讨厌结界这种不明所以的东西了”     “……如果不在呢说不定……”女孩的眼睛微眯,活像一只狡诈的狐狸。     呼—,噗哧—     断风与切割的声音同时响起。     “额—”女孩的洋装袖子被撕裂,缓缓脱落露出洁白的胳膊。     “果真有东西啊……”白羽依旧保持着一成不变的微笑看着女孩的身后。“不过还是看不到啊,麻烦死了,所以说我讨厌结界,尤其是高级结界。”     “类似于气的力量吗……失算了……不过也没什么了,喂,军神阁下,看看这个”似乎刚才的失态都是做作,女孩露出胜券在握的神情向白羽举起了被割掉袖子的手臂,向白羽展露出自己的手背。     一笔勾勒出的剑柄、剑格,以及一个剑刃的轮廓。     “……好眼熟,什么东西?”白羽盯着女孩的手嘀咕着,“有点像令咒啊,谁的?”     一一+     “像你这种人为什么会成为军神啊……这就是爱丽丝菲尔的令咒啊。”女孩无奈的扶着额头,对待这种人她也实在没什么招数。     “是么,现在算是三分之二的令咒吧,而且你并没取得御主身份吧。”白羽似乎很快就接受了自己master的令咒在别人那的事实。而且相当冷静的分析出了情况。     如果取得御主身份,那么可以看到白羽属性的话就绝对不会有这种胜券在握的表情了,毕竟ex级别的单独行动估计也只有爱丽丝菲尔这种呆头呆脑的御主不会在意了。     “真是的,小姑娘,这很让人头疼啊,嗯……夺取令咒,那说明你想要圣杯吧,打个商量如何,虽然你有令咒,但如果我不配合的话你也会很伤脑筋吧,你看,在这场战争中我配合你,你留爱丽斯菲尔一条命如何?很公平的交易,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