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九十六幕 燃起来了

    亚里薇安当然不知道殷泽内心所想的事居然这么复杂,她想的很简单,知道殷墨秘密的人只有她和殷泽,但是自尊心高的殷墨当然不愿意自己的妹妹看到自己软弱的样子,所以就选择了她,虽然这样想有点不甘心,但现在的殷墨并记不得她,而且凭他那个只有战斗的脑子就算超——难得的喜欢上她,要真正的意识到自己的心情也很难。     事实证明,亚里薇安的想法是正确的,现在殷墨心中亚里薇安就是一个自带花和光环的天使,以前也觉得亚里薇安是个美人,但是他自己的脸也长得不差,所以对亚里薇安的颜值也没有多少想法,可是现在的亚里薇安对殷墨来说不仅漂亮,还闪闪发光,但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原因,只是单纯的认为亚里薇安是他的恩人,等他理好自己的心情时已经是很久之后的事了…     “话说回来,”亚里薇安问艾芙瑞娅?倩,“你们刚才是怎么了为什么大家都一动不动的看着大屏幕呢”“对了!”亚里薇安的话好像开启了什么奇怪的开关,三人一瞬间兴奋起来,争先恐后的凑到她身前说:“薇安,你听我说哦!殷墨和灰馆的主人真是太厉害了!”“就是!”艾芙瑞娅?倩感叹,“简直就是叹为观止的近身战!”“想不到那个merak居然这么厉害,居然能跟得上哥的速度,不得不让人佩服啊!”殷泽扶着下巴煞有其事的说,听到这亚里薇安也有些惊讶了,能跟上风神的速度,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啊…     视线转到大屏幕上看了几分钟,亚里薇安不得不承认之前其他人看得那么着迷完全是无可厚非的事,先不说两人令人惊叹的速度,单是想看清他们的身影都已经竭尽全力了,而且那华丽而刁钻的攻击方式以及最短时间躲过攻击并回击的反应速度,在一攻一守之间都展现出了两人绝高的战斗天赋,亚里薇安微笑,这下就算殷墨不做任何辩解,别人对他的评价也会稍微改变一点了吧。     猛地向克伦澜雪的脸挥出一拳,后者举起手臂格挡,不做丝毫停留,殷墨脚下移动瞬间转到克伦澜雪身后手肘打向他的腹部,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似的,克伦澜雪伸手接住殷墨的攻击,手掌顺势而上抓住殷墨的手臂,猛地发力将他拽到身前。真是了不得的怪力,殷墨咬咬牙突然跃起右腿扫向克伦澜雪,退后一步捏住殷墨的脚踝,用力将殷墨一整个横着提了起来,殷墨立刻灵机一动利用自身的重量旋转起来,克伦澜雪挑挑眉,聪明的判断,但是对他来说不起作用!手臂上的肌肉贲起,克伦澜雪硬生生的止住了殷墨旋转的势头,另一只手抓住殷墨的另一只脚,大吼着原地转了两圈猛地将他甩了出去。     狠狠的撞在墙壁上,身后的墙壁都被他撞出了裂纹,殷墨猛地咳出一口血,胸口震得发疼,心里有些哭笑不得,这个人是大力士吗不是人类吧居然能徒手把人甩飞什么的绝对不会是人类吧     缓步走到匕首掉落的地方,克伦澜雪弯腰捡起匕首,看向殷墨,冰山一样的脸稍微变得柔和了一点,“你…”克伦澜雪开口,“很强。”“多谢夸奖…咳咳!”殷墨站起身揉了揉胸口,咳出嘴里的淤血,手背擦了擦嘴角,克伦澜雪抬起手臂,“所以我决定认真的对付你了。”“哦——是吗”虽然知道他只是实话实说,但殷墨却成功地被引出了怒火,也就是说他刚才一直都没有认真打吗还真是狂妄的言论啊!殷墨咬牙切齿的想,但是面上却不动声色的勾起嘴角,“那还真是让人期待。”     话音刚落,克伦澜雪猛地冲向了殷墨,在一瞬间就来到了殷墨的身前。很快!可是完全躲得开!殷墨看着克伦澜雪左脚踏出一步,然后屏幕前的人们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两人消失不见,洛克拍桌而起,“我靠!有没有搞错啊!为什么不在这里解决啊!到底还让不让我看了!”“洛克先生,请冷静一点…”米歇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婉言劝说道,洛克冷哼一声撤开椅子气呼呼的离开了,只剩下一堆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生气的老师大眼瞪小眼。     “欸人呢”殷泽惊声尖叫,“两个活生生的人居然就这么消失了,在玩大变活人吗!”“你不知道吗”旁边一位高年级的学员看了眼殷泽说,“merak的异能是paralleledspace,异次元空间哦。”“也就是说现在殷墨大哥和灰馆的馆主都到了另一个空间了吗”艾芙瑞娅?倩问道,那个高年级的学员点点头,“应该是的,唉!看来今天又得在这里干等着了。”“是吗,异次元空间啊,”炎炽喃喃低语,双眼放光,“感觉好帅哦!”亚里薇安微微皱起眉头,空间系异能吗如果对方运用得体的话可是相当棘手的异能呢,而且那个灰馆的馆主看起来就属于那种不好应付的类型,不知道殷墨会怎么应对…     殷墨站在,或者应该说悬浮在空中,微弱的光芒照在他的脸上,一个黑影向他接近,在远处看时只是很小的一点,到了面前却是一块巨大的阴影,殷墨偏过头,黑影擦着他的脸颊刮过,那是一块巨大的陨石。现在他们所处的空间和宇宙极为相似,到处都是散乱的陨石和发光的星球,空间内的重力十分小,接近于没有,但是和宇宙不同的是,在这里能够自由的呼吸,完全不用担心会窒息而死,而且在这里星辰变得触手可摸,能够在无尽的空间自在的漂浮,倒是一个观光的好去处。     克伦澜雪看着殷墨,后者正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这里,没有一丝的慌乱,于是在心里对殷墨的评价又上升了一点。“殷墨,”他出声喊道,殷墨转过头,蔷薇色的眸子渐渐转红,“在这里就可以不顾及任何东西尽情的战斗了…所以,来吧!”     搞什么啊,大冰山也燃起来了,殷墨咧开嘴,“奉陪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