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一百四十八章:悲惨一刻

    “嘭!”因为某些不方便说不出口的原因,萧云刃陷入了尴尬的绝境,好不容易得知一线生机,所以任何阻碍都不是阻碍,然而伴随着一声闷响,他车轮般向后翻滚着,又重新滚到了原地。     “这个门……是要拉开的。”连千诚再次开口提醒道。     “呜哼哼哼……”这种时候就只能跳过不好意思的环节,解决生命问题优先,稍微定了定神后,萧云刃忍着不适感,沉着的将门打开后,画风突变,疯狗一般径直冲了出去;他的速度算不得多快,但是闹出的动静不小,在门外蹲守的几人皆是为之一惊,但其中却有一位陌生人对此并不意外:     “看来,这位‘心理治疗师’先生,似乎败下阵来了呢。”这位打破沉默的陌生人是一位相貌出众的青年医生,长相很是儒雅,嘴角隐约浮现出和煦、有亲和力的笑容,身材修长的像个模特,三七分的短发梳成背头,隐喻其不是个简单的花瓶。     “连医生,不要这么悲观,一时的失利不能代表什么,失败乃成功之母嘛,”盖云在打起官腔来也是像模像样的,“我倒是挺看好这位‘心理治疗师’的。”     “盖副院长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但是像这种孤独症患者在今后成功融入社会生活的概率实在是过低,特别是这一类自小被查出症状后便被送入医院治疗的患者,会产生强烈的反社会意识,所以我一直建议应该让他们先出院,让社会来治疗以及教育他们,”连医生神色自若,而且态度很是严谨,让人无法出言反驳,“而且我很怀疑,这位病人和常规患者不一样,像是装出来……”     “连医生,你太过分了,”实在听不下去的韩若嘉出声打断了连医生的话,“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若是像你所说的那样与见死不救有什么分别而且为什么你一直和阿诚过不去呢就因为他……”     “韩护士,这里是医院,身为医护人员这么大吵大闹的,像话吗”就在韩若嘉即将失言之际,这位连医生用很正规的方式使前者乖乖闭嘴。     “咳,你们两个都安静下来听我说,”大小是个领导,这种时候盖云在总是要说些什么来镇下场子的,“连医生你是儿科的负责主任,韩护士你是护士,于理你应该要全力配合医生的方案,不可有所违逆,但是于情来说,放弃治疗从任何角度来说都是投降,是最要不得的方案,哪怕有再合情合理的解释。”     “……是,副院长。”     “像这样的探讨没有任何成果,我们姑且先让这位‘心理治疗师’试一试看看,”盖云在这算是一锤定音了,虽然他知道过段时间这平和又会被打破,“现在我们先进去看看那位治疗师有何进展和突破吧”     “副院长先请进吧。”     “没关系,一起走吧。”     “那我去瞧瞧那位可怜的‘心理治疗师’需不需要接受什么心理辅导之类的。”一直在一边沉默倾听的柳田樱开口刷了下自己的存在感。     ……     这一边似乎风波一定,但另一边,萧云刃却面临着人生中的巨大挑战:一般开水房里的开水如果不倒出来,放在被子一类容器里放凉的话,是不能直接饮用的,萧云刃等不了那么长时间,所以他果断选择了厕所里的水龙头;但是有另一种状况,儿科的厕所,来光顾的必然是儿童居多,那么儿童的天性是什么不是天真善良,而是调皮,甚至是顽劣,因为他们很喜欢对公共用品做些简单的恶作剧,让下一个未知的无辜受害者心情郁闷却不知道找谁只能急得跳脚,看到那一幕相信不只是孩子,一个成年人或许都会觉得有趣。     在厕所里能做点什么简单又很令人郁闷无语的恶作剧呢有很多,比如把纸筒里的纸抽光,或者往洗手液里加点别的东西,将男女厕所的示意牌对调等等……还有更轻易、随手就能做到的,把鼻屎之类的东西粘在门把扶手之类的地方,在洗手池边缘抹上水,让人看了就有种不想靠近的感觉;说起来,这些问题都影响不了萧云刃喝水救自己的命,然而三个水龙头两个都是坏的,唯一一个能出水的,出水口边上粘着一坨黄褐色的泥状物,随着水流引起的震动在摇摇摆摆,却就是掉不下来。     这哪有天理摆在萧云刃眼前的问题竟然是:要么死,要么换一种死法,被嗓子眼堵着的面包噎死,会很难看,会被人笑一辈子;而把嘴凑向水龙头边,会被恶心死,会更难看,下辈子都会被人笑的,或者更痛快一点,直接把那坨黄泥巴吃了,一边恶心着一边被噎死,简单粗暴,索性一了百了……     “……不,不对,我干嘛要这么糟蹋自己啊我要活下去,我可以活下去的,我可以活得很幸福!”试着吸了下气,却因为嗓子眼里堵着东西所以呼吸不顺,但是从厕所镜子里萧云刃看自己的脸色似乎还行,估计还能撑一段时间的样子;静下心来,萧云刃四下看去,想找个什么东西将那坨黄泥巴先给弄走,然而几乎能用的物品上头基本都沾着什么奇怪的东西,回头想要用纸擦掉纸筒里却空空如也,狠下心想用手指抹掉再洗个干净,洗手液里那黑亮的油状物却又令人望而却步。     “不行,不能放弃,我还很年轻,我能想出办法的……我有绝招,无敌的绝招!”面对人生的困境,萧云刃喜欢把过往的一切记忆都搬出来,尽管没用会让他觉得自己努力了,“我得努力,我是最棒的,我是任侠道的第一王牌,作为第一我不能这么难看的翘在这里。”或许太过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萧云刃完全没发觉自己的唾液已经软化了面包,只要稍微用点力咽一口就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     然而思想是伟大的,足以颠覆身体的本能,在萧云刃看来自己就是快被面包噎死了,不喝水就真的要等死了的节奏,自欺欺人还真是伟大;水是生命之源,人一定要喝水……这一类的思想掌控着这个快被面包噎死的可怜人类,以至于他要突破身体的极限,快速在脑海中过滤了一下所有的已知条件,一个“伟大”的计划在萧云刃脑中成型。     黄泥巴只粘在水龙头一边的边缘,大约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部分,换言之还有一大半左右的干净区域,这一点很有利,虽然肮脏的一面是正对着自己的方向,但只要能将舌头伸的足够长,只要能绕过肮脏的区域,喝到水不会是什么难事。     “一生最大的挑战,开幕!”萧云刃很乐观,把这种无聊的事硬是营造出了紧张的气氛来,氛围已经足够,接下来就该是正戏了:小心翼翼的避开洗手池边的水渍,萧云刃以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古怪姿势趴在池边,伸长脖子将脸贴着墙,使劲伸出舌头凑近水流,一点一点,萧云刃已经感觉到水花溅到了舌头上那冰凉的触感。     “啊啊,有变态在女厕所意淫啊啊啊!”眼看萧云刃就要成功之时,身后突然传来的惊叫声使之功亏一篑,这还不是最糟的,因为吓了一跳,萧云刃苦苦保持的身体平衡被打乱,手碰到水渍滑了一跤,脑袋撞到了水龙头后直接将其撞掉,一股强劲水流随即喷涌而出,将萧云刃从洗手台上冲落在地;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更糟糕的是,摔倒的时候舌头来不及收回来,掉落的水龙头从嘴边滑过后,现在很干净……     因为那一声喊声,厕所里的人都往外跑,而厕所外的人则都想进去看看热闹,一时间小小一间厕所热闹非凡,被人挤的水泄不通,人人都想看看那个在女厕所意淫的变态,没有人注意到有个狼狈的身影灰溜溜的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正偷偷摸摸的往回走;忽然间,旁边的走廊里伸出了一只手直接将其拽走,还没回过神来,狼狈身影便被人拖到了墙角。     “我不是很理解,你应该没有发生什么足以让你伤透心的大事吧怎么会搞成这样子呢”柳田樱一脸古怪的看着对方。     “出于人道主义,不要多问,只需要为这悲惨的一刻默哀。”不论如何,萧云刃的命是保住了,别的什么都可以是不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