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二百零五章

    秦元心中起了一种不愉感,伊泽在威胁他,而秦元是极其讨厌受人威胁的,并且他也不想再继续过这种听命于人的生活,思忖良久,秦元做出了决定,他的目光看向梦蝶,说道:“好,我相信你,我要脱离魔教。”     伊泽没想到秦元当真要叛教了,他又急又气,叫道:“你,你真要这样你当真要与我教为敌,投靠圣光教会。”     秦元道:“不,我没说要加入圣光教会,我也不想与你们为敌,希望你能替我转告教主,让我离开教会。”     “你想得美!”伊泽大声道,“没人能脱离教会,你脱离教会就是与我教为敌,教会是不会放过你的。”伊泽叫嚷着,情绪越发激昂,盛怒之下,伊泽忽地心想,这秦元既然执意要听信这个梦蝶的话,做教会的叛徒,那不如现在就将他杀了,之后再将梦蝶抓住,这样既为教会铲除了叛徒,又完成了任务,拿住了教主所说之人,这样一石二鸟,可是大功一件啊。     伊泽想做就作,他一改之前忿恨的表情,缓和语气说道:“秦元,如果你真要脱离教会,那也可以,只不过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伊泽面露诡异的笑容,道:“这个不能被外人知道,你到我身边来,我再告诉你。”     秦元略一迟疑,直觉告诉他,伊泽有些古怪,但他还是向伊泽走去,忽然一阵微风从他耳畔吹过,梦蝶轻声话语传进他耳里:“小心,他想要暗算你。”     秦元侧目看了梦蝶一眼点点头以示谢意,随后他表面上装作毫无防备,暗中凝神戒备缓缓向伊泽走去,伊泽还当真以为秦元毫无防备,脸上笑得越开心了,秦元走到伊泽一步之远时,停了下来,说道:“什么条件,可以说了吗”     “条件就是……”伊泽轻声说道,右手悄悄摸出一把匕首,“死!”忽地暴然发难,手持匕首向秦元心窝刺去,与此同时,秦元也有了动作,他迅速退步,避开了伊泽的偷袭,随即拔出黑木剑向伊泽手中匕首砍去,只听“铛”的一声清响,黑木剑砍在伊泽匕首上,将之打落在地,伊泽毕竟只是个魔法师,对于这种近身武器战斗,还是秦元更具优势。     不等伊泽回过神来,秦元迅速出剑刺向伊泽周身,伊泽惊声怪叫,连忙后撤躲闪,忽听“砰”的一声闷响,伊泽察觉到背后被一异物抵住,扭头一瞥,才发现自己已退到屋角,自己已无路可退,又觉颈部一凉,秦元的那把黑黝黝的木剑已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伊泽心中一片拔凉,眼见命悬他手,他只好放弃了刚才的计划,改为自保了,听得他说道:“秦元,秦兄,大家朋友一场,何必刀刃相见呢”     秦元“哼”了一声,道:“还朋友!刚才你出手那么阴毒,要是我没有防备的话,哪还有命在”     伊泽脸上一僵,陪笑道:“你现在不是没事吗看在往日的情分上,饶了我这次吧。”     秦元倒也没有想要杀伊泽之心,手中黑木剑缓缓后移,但在此时,梦蝶叫道:“慢着,你就算是放了他,他也不会放过你的,倒不如一剑将他杀了,这样一来,你脱离教会的事就没人知道,之后我再放布消息,说你与伊泽都已经死了,这样一来,魔教以后也不会来找你的麻烦了。”     秦元心中一动,梦蝶的这个提议十分诱人,伊泽一死,自己叛离教会的事情便无人可知,这一来日后也不用担心教会来追拿自己,秦元这么想着,不由自主将黑木剑向前递了半分,压紧伊泽的脖子,伊泽觉察到秦元的杀意,吓得哇哇直叫:“秦元,你不要乱来,你放了我,我绝对不会乱说话的,我会帮你跟教主说你已经死了,这样行吗”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那么好骗!”秦元知魔教教规森严,慌报情报是会受到极为严厉的惩罚的,伊泽决不会以身涉险,帮自己说谎的,何况教主黛安娜又是一个十分聪明之人,就算伊泽肯帮自己说谎,黛安娜也能立刻看出破绽,所以,想靠伊泽来帮自己来蒙骗教会,是行不通的。     “那……那你想怎样”伊泽战战兢兢,浑然不知所措,秦元眼中杀意越发浓重,手上加在黑木剑上的力道越来越大,忽然传来梦蝶幽幽的话语声:“不错,杀了他,你便能够得到自由,你就能重获新生,他的死,可以换来你的生,这个理由足够充分了。”     一股难以言喻的悸动感流过了秦元身体,梦蝶这听起来像是怂恿秦元的话,秦元听来却起了相反的效果,秦元不由转过身看了梦蝶一眼,见得梦蝶正面带一种微妙的笑容看着自己,不知为何,秦元看见梦蝶的这笑容后心头剧震,就好像自己在做贼偷东西时突然被人发现一样。     就在这一瞬间,秦元心中杀意尽去,他缓缓将黑木剑收回,将伊泽放开,说道:“你走吧,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任何事情。”     伊泽惊魂稍定,他深怕秦元反悔,二话不说,直接冲出门外,屋外传来人的喝问之声,紧接着又传来打斗之声,似乎是伊泽与守在屋外的那些人动了手,之后打斗声渐渐远去,阿朱的声音从屋外传了进来:“梦蝶大人,那人拼了命的往外冲,我们拦不住他,要不要加派人手去追。”     梦蝶回道:“不用了,他想走,就让他走吧。”     “是。”阿朱应了一声,又道:“我们刚才只看见一个人,另一个人的去向不明,梦蝶大人知道他在哪吗”     秦元心中一紧,如若梦蝶在此刻反悔,那自己就全完了,但听梦蝶道:“他也走了,你们不用进屋来了,这个地方已经暴露,你们去准备一下,我们得尽快转移。”     阿朱应了一声,秦元听见脚步声渐渐远去,这才放下心来,他将目光转向梦蝶,正色道:“刚才真是谢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