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七十五章 犯错

    夜邪犯了大错,他抱了月。     帝都三家闻名中外,关系匪浅,却无人知晓他们世家中人都出身z地,那时统领z地的是名为“影”的组织,其首领是四位异性兄弟:夜白秦纪。     四兄弟各有所长,逐渐分散世界各地,建立起各自领域的王国,最终夜白秦三家汇聚帝都,成为世界知名政客与商界王者,而纪家在独守z地的时间里越发控制不住混乱冲突,终于被后起之秀拍死在沙滩上。     四兄弟曾发誓同生共死,夜白秦无法舍弃所有,便定下家规:历代子孙必派一人入驻z地!     夜家舍弃了女儿,却被儿子暗中取代。所有人都不知道当初四兄弟曾待过的学校现如今已变成了什么样子,直到白兰带着泣不成声的夜蜜儿出现在长辈们面前,他们才终于知道z地究竟为何被称作不法之地!     夜邪是当代夜家继承人,头脑聪明,冷静果断,在z地学校也是佼佼者,深受各方首领器重,都想收入己下。他的逃离是z地的损失,就像当年三兄弟的离去一样,也说明他们的药效不甚理想。     夜邪入学后便一直被喂食地下流通的药物,那是控制人神经的毒品,他之所以见到别人受罚而无动于衷甚至淡漠以对,都是因为药物的侵害。     逃离z地是极为困难的事,他受了朋友帮助,在帝都来人前他率先逃了出去,却迷失方向,神志不清中莫名其妙入了万古西山,再睁眼时就是一双好奇带笑的眼遮住日光盯住他,再下一瞬竟然就踹了他,满满的鄙夷嚷出一句“我靠!区区一朵菊花也敢占本少爷的便宜!”     她收留了他,给了他修养的空间,虽然食物只有披萨这点太过单调,她又时常没来由的撒泼打混,性格阴晴不定,甚至理所当然偷看他洗澡,还满嘴哈喇子……但她救了他是事实。     武肆的出现让他暂时稳定的意识再次混乱,她是他的学妹,和助他逃离z地的刘黑是同级学生。她说刘黑执掌了武练,学校暂时无法动他,她奉命送来解毒剂。     解毒剂却是催情药。     “z地是污秽的大染缸,染尽所有深处其中的事物,就算离开,它也会让你变成疯狂的野兽。”     这是武肆对着极力克制自己的他说出的一番话,她脸上寒冷,眼底却有湿气。望月将她带走时,极其复杂的看了他一眼,他顿时心跳如雷,慌不择路想离开,却被正巧到来的少女撞了个满怀。     “不长眼呐!……见到美女就发情,不就是头发长了点嘛,月竟然那么宝贝她,本少爷都还没瞅着正脸呢就急急忙忙带走了,就连你区区一个宠物也这般……喂!你怎么了”     少女如往常般碎碎念着她喜欢的“月”的事,他却头一次希望她能也像往常那样追去男人身边,而不是留在已近疯狂的他面前!     “好烫!难道昨晚又淋雨了本少爷的话你都当放屁是吧!去床上躺着,我回家偷点药去……我特么让你一个人躺着,你抱我做什么找死啊!”     “对不起……”     “住手!”     “对不起……”     “我让你住手!!”     ……     他犯了大错,他抱了她。     那是噩梦,他却不负责的给忘了,只留给她一人面对。江娣说她常受噩梦所惊,养成了半夜冲冷水澡的习惯,不知道那些噩梦里有没有他的存在明皇相见,她不由分说的袭击,z地宾馆,她衣衫不整的睥睨,武练廊下,她悠远深沉的视线,真极院内,她醉后透露的难过眸光……     “有你的记忆根本没必要想起,来这儿我后悔了,不管是现在还是过去。”     他说了什么     “我也后悔,养了条会咬人的狗。”     她是该后悔!     “对不起伤害了你,对不起忘了你,对不起再次让你见到我,对不起……”     “都说让你特么闭嘴了!”月一拳砸上夜邪的脸,恨声嚷:“你们都去见鬼吧!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