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144章 第九十章 逆境 1

    深邃的无底洞中不断传出跌落的声音,“咚——咚——”,如同巨锤捶在地面上,发出巨响,隧道之中过于空洞,声音如涟漪般散开,发出阵阵的回音,不断敲击着石壁。     暮希耳朵竖起,瞪大眼睛,试图判断距离洞底的距离。而此时,暮希头顶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暮希猛然抬起头,唯一的月光变成一条细线,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入口已经关闭!     暮希此时唯有一闯,才能逃出,可是这里藏有太多未知。     她的体力已然不支,石壁上的碎石划破身上的衣服,留下伤口,不少石子灰尘嵌在肉中。而她的缠刃坚韧无比,也幸好是卡在缝隙中,否则现在的她已经成为肉饼。     暮希腾出手,使用治愈术,白光溢出,在狭小的空间炸裂开来。身上的伤痕慢慢痊愈,暮希借助白光依稀看不清深不见底的底部。     令暮希好奇的是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难道是所谓的地牢     暮希通过之前的判断,这里必定连接着黑暗之地。那么桔夏在何处     暮希伸出手,做出特殊的手势,脚下升起细细的微风,“嘶——”脚下升起的结界划破了空气,“碰——”球形的结界包裹着她,暮希控制速度缓缓降落,过了好一会儿,暮希的脚尖才接触到平面。     暮希此时打起十二分精神,耳听六路眼观八方。她下落时,脚下黏黏的,堪如踩在烂泥之上。暮希在指尖凝结出火焰,火苗如一颗球体在暮希的指尖,漂浮游动。     暮希借助火苗观察,地面上是血迹与粘稠物,黑色的生物此时摔成模糊的一团肉泥,血浆爆裂。暮希抬起脚,粘腻的血肉黏在鞋子上,撕拉开时有强大的吸附力,形成一条条拉丝,恶心至极。而此时,暮希的鞋子有逐渐被腐蚀的痕迹,发出“哧哧——”的声音。     暮希拿刀用力一斩,丝状的粘稠物齐齐锻炼。而她的鞋底也已被腐蚀,暮希心中一惊,幸好当时没贸然跳落。     暮希小心地朝前挪动着,微小的火光亮度不足,暮希观察着四周,墙壁上的铜制人像雕刻物上放着一支火把,暮希取下后点燃。“呼——”声火光骤亮,暮希这才看清前面的路多曲折。     这是一条极其冗长而弯曲的隧道,墙壁上火把许久未使用。每隔三米就有铜制人像,它们被雕刻的栩栩如生,在灯光下泛着鎏金色的金属光泽,上面还落着些许灰尘。     这里多久没有人使用过了与幕希印象里的地牢截然不同。     隧道漆黑,墙壁光滑,地面铺着打磨光滑的石板路,暮希踏出步子前,用脚轻踏石板,深怕有任何机关。在确定没有危险之后她才敢继续前进。     偶尔会有风袭来,暮希看着火苗摆动的方向,那么这里必然有出口。     走廊中太过寂静,仿若沉睡千年的古墓,空气中夹杂的全是冷寂,暮希深呼吸,都有一股凉气涌进肺部。阴冷潮湿的空气,让暮希十分不自在。她一步步走着,做好戒备。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松懈。     呼——     一阵风吹过,扬起暮希的发丝,她的衣服被吹得猎猎作响。     突然,“哐啷——”     背后发出巨响,不断碰撞的声音,“咕噜咕噜——”,声音好似墙壁四周都被猛烈的撞击着,黑暗里被恐惧主宰这一切。     暮希转过头后,黑暗中有一块巨大的物体朝着她飞快地移动。暮希的眼睛猛然瞪圆,深吸一口气,拔腿狂奔。巨大的圆石朝她滚来,速度极快,而巨石的大小与通道的大小相宜,根本不留给暮希一丝幸存的机会。     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字,逃!     暮希的速度极快,几步一个飞跃,像黑夜里疾行的鸟类,身轻如燕。可是就是如此,也抵不过身后巨石受重力的速度。暮希不敢回头,甚至不敢驻留一步,声音距离她越来越近,心中绷紧一根弦,暮希至今不明白自己究竟掉到何处,阴冷黑暗潮湿,黑压压地压在心头。     但又太过寂静与冷清,更像暴风雨前的宁静。     她不断地奔跑,企图找到一个转角,巨石明显是从斜着的甬道滚下,才有这么大的冲击力。而地面上的石板被巨石压过后,竟然没有出现裂痕。     暮希眼看着自己跑到了尽头,她不断地敲击着身后的墙壁,纹丝不动。绝望油然而生,她转过身体,发丝都已被打湿,大汗淋漓,环顾四处再也无逃生藏身之地。     暮希无法判断缠刃能否劈开巨石,巨石不断在瞳孔中放大靠近。暮希紧咬牙,挥剑一斩,令人惊奇的一幕发生了。     石头凭空消失不见!     幻觉可是声音怎么可能是幻觉,暮希有些迷惑,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光秃秃的墙壁没有留下一丝线索。慌乱如蚂蚁一样啃噬着她的内心,焦躁以及不安,快要将她吞没。     暮希瞪大眼睛,她用缠刃在手腕上割出一道伤口,“嘶——”暮希倒吸一口凉气,小脸惨白,细小的伤口无比疼。她本想利用伤口的疼痛唤醒意识,可现在,自己像是掉入了某个幻觉中,痛觉放大十倍。     暮希靠在墙壁上沉思,纤长的睫毛颤抖着,一脸倦容,惺忪的双眼上下开合。如果一直待到这里,不是真的被机关杀死,而是被感官出现的幻觉折磨致死。     眼下的解决方式是不能让自己受伤,迅速找到出口。     黑暗里寂静统领着一切。死一般的沉寂,不起一丝波澜。     暮希冷静下来,摸着墙壁,刚才有风,那么绝对有出口,或者排气孔,否则烛火怎么会被点亮。     暮希开始摸索墙壁,试图找出缺口。她试着用缠刃的刀柄敲击墙壁,“咚——咚——”,她将耳朵贴着墙壁,空洞而深邃的声音透过墙壁传来,令暮希又惊又喜。     暮希的火把在逃跑的过程中掉落,她试图重新点燃。借助指尖上的莹莹之火,摸索着墙壁四周,暮希抬头细细观察,唯一存在的物品,就是墙壁上的人像。人像雕刻的女人脸入木三分,双手高高举起,双手紧握呈环状,火把正好插入。     暮希不断朝前走,人像的细微的差别在于手举起的高度。暮希最后选择回到原点,细微的差别,才是制胜的关键。暮希似乎看见手臂上有连接处,极细的细缝,她用手往下一扳。     暮希面前的石墙向左移动,“咔咔——”打开。     暮希举着火把踏入,两只脚刚脱离门槛,身后的门迅速聚拢。暮希回过头,可是一切都来不及。她叹了一口气,只有一步步前进,没有一丝后退的可能。她高举着火把环顾四周的一切,抬起头,高耸的穹顶上上绘着一盏时钟,时针分钟秒针指向十二点钟。     暮希踏入中间凹陷的部分,一个环状,中间是一个圆形的器皿。油腻的油状物填满,暮希嗅着一股浓郁的油熏味,才敢将火把丢入其中点燃。     轰然——     火苗冲天燃起,点亮整个房间,房间内共有十二个一米高的沙漏,如穹顶上的表,坐落在十二个方向,泛着金色光泽的沙子在火光的照耀下散发着点点星光。     而下一秒,所有的沙漏翻转,原本下半部空的沙漏开始滴落沙子,暮希注意到所有的沙子逆时针增加,下降的速度相同。而她脚下站的位置,正在缓缓旋转。     头晕目眩的感觉袭来,暮希想要跃出圆台,圆台犹如陷入流沙之中,直线下降,而头顶的一切都在旋转。她将缠刃插入地面,四周的墙壁开始落下金色的沙子。     暮希的眼前一阵炫目,铺面而来的是记忆,是残余的画面,像是在深海中溺水时痛苦的挣扎,无望的呼救声。     暮希突然睁开眼,浑身紧张地痉挛,双手握拳,指甲嵌入手掌中,疼痛让她的大脑如同收音机信号不稳定一样,一阵空白,一阵花白。依旧是十倍的痛觉,     暮希的眼前出现一张熟悉的脸,他越来越近,脸靠近暮希的鼻尖,很少看他笑得如此格外灿烂。暮希像是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干涸起皮的嘴唇轻吐他的名字,“鹿泽!”     鹿泽伸出手,声音轻柔,“跟我走。”     暮希刚伸出手,她的眼眶被疼痛惊吓充满,腹部上涌出鲜红的血液,暮希低下头,腹部上插着一把匕首,她抬起头,双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鹿泽举起手,手上沾满鲜血,得意而又张狂地笑了。     暮希一脸的不确信,咆哮着,“你不是鹿泽!”     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房间中,眼前的鹿泽突然笑了,瘆人的笑容。他的脸上开始脱落一层层碎片,像是龟裂的泥土。真实的面容出现在眼前,一个披着半面人皮的金属残骸,金属残骸的脸下是无数细小的齿轮,金色的银色的大小不一的齿轮,疯狂地转动着,让它左面的表情更自然。     嘶哑尖细的嗓音,如同鹦鹉学舌般拗口,“没想到,这样都骗不了你。”     暮希腹部的鲜血不断浸湿衣服,滴落滴落,十倍的痛觉让她生不如死。她强忍着痛楚,嘴角却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