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165章 驱赶神仙派和维护神仙派

    “不要用刀!不要用刀!割坏了卖不了好价钱。”被蛇缠得脸色开始发黑的瘦猴拼出最后力气喊道。     “是,是,那,那我怎么办”二牛问。     “用,用鞭抽打它呀,兄弟,兄弟,别打坏了皮啊,要卖到好价钱啊。”瘦猴说完头一歪晕了过去,但一双手还在死死捏住蛇的脖子。     二牛赶紧抽打起蛇来,一鞭狠过一鞭!     这蛇还有一个缺点:怕被小棍子抽打。     大概是火辣辣的疼吧,它受不了这个劲,身体渐渐松动。二牛抽得更狠了,这时,他的狠劲回来了,被吓走的魂回来了,整个人跳到蛇身上从瘦猴手中接过蛇头自己来捏。     这时蛇已经被两个人折磨得暂时集中不起狠劲,劲头松了一会,被二牛抓住机会压住整个头。     二牛不管三七二十一,提起一只结实笨拙的拳头疯狂朝蛇头砸去,这蛇头是被压在地上的,被砸个正着,没有缓冲距离,一边是坚硬的地面,一边是迅猛的拳头,那蛇头丑陋得更加丑陋。     就算这样,蛇还是缠住了二牛,甚至缠住了他的双手,可力度已经大大减少了,但还可以有效阻止二牛的拳头往下砸。     斗得正酣时二牛感觉一旁有人站着看热闹,便大喊:     “看什么看快来帮忙啊,见死不救啊。”     他抬起头来,看到一左一右站着两个人,模样怪异的人:铁一样的人。     ”搞什么鬼怪快来帮忙。”二牛没时间想别的,你们就是再怪也得来帮一把吧。     二牛估计再打三拳这蛇就得瘫了,一道细细的蓝光射中蛇的头部,然后这道蓝光射向二牛的手背,二牛浑身麻了一下,便不由自主的站起来,乖乖的站在一边。     那道蓝光又射向瘦猴,瘦猴站了起来,乖乖的和二牛一起,老老实实的看着那两个铁人。     “你们是谁”二牛问,这是他集中全部的力量迸出的话,他对刚才那种麻麻的感觉实在太奇怪了,他甚至想再麻一次,哪怕有种怪怪的不好受。     两个铁人默默的往一边走了一段距离,然后脚底喷出火飞向天空。     二牛和瘦猴只觉得整个人往地底陷去,自己越来越小,这可是一种可怕的体验,两个人挣扎着脱离原来站立的地方,跑到更为开阔的地方朝天空看去。     他们看到两个铁人朝小镇方向飞去,喷出的四条火焰非常好看。     “喷火的神仙,会飞的神仙。”     两个人大为兴奋,直到两个神仙在他们的视线消失了好一会儿他们才回过神来去看那条蛇。蛇已经不见了,地面长的草被压得平了一大片。     两个英雄好汉已经没有心情抓蛇了,赶回镇里要紧,这两个神仙和原来两个神仙是不是一路的或者本来就是他们     两个小青年匆匆忙忙回到村里,差点连牛都忘了往家里牵。当他们来到镇上时,早已经是人山人海,人们兴奋得仿佛自己成了大富翁,捡到了天大的便宜。     人人都在兴奋的讲述自己见到或者听来的奇迹,忘了彼此之间的陌生,忘记了生存的艰辛,世道的炎凉。     二牛力气虽然大,挤不进人群无法向里面推进。     瘦猴就不同了,他从屋檐往上攀爬,从一家屋顶到另一家屋顶,二牛急得也要上屋顶被主人发现骂得非常难听,主人也没法过来扯他,因为人实在太多了。     二牛被人家骂得手脚发软,不敢造次事实是没有本领造次,在后面对瘦猴大喊大叫,瘦猴哪里听得到他的声音,人山人海呐,全都朝着一个方向:     悦来客栈!     朝一个方向也没用,挤不动了。     小镇很小,就一条街,只是由于近来神仙的入住临时扩展成四五条街,搭起来的各类棚子五花八门,难看至极,但生意好得难以想像。     现在,生意黄了,人太多了,多得连烧滚着的水都被掀翻在地,所有临时棚子都被挤掉,老板们起初还在声嘶力竭的维护棚子和生意家当,当被挤垮踩烂了所有东西之后干脆自己也加入到这乱糟糟的人海里,去踩别人的摊位棚子,甚至有屋子的门面也挤进去踩上几脚,以求是心理平衡。     没有人看到神仙,站在屋顶的瘦猴也看不到。     不止瘦猴站在屋顶,许多人都站在屋顶,那些屋主大喊大叫之后自己也爬上来了,他们也贪图看神仙啊。     原来的秩序没了,没有人在乎别人的财产,甚至生命,有人倒在地上被踩死了,但没有人理睬,只有人群散去,那些悲惨的场面才会暴露。     明白神仙总不肯露面了吧明白世外高人总不肯与众人见面了吧     会死很多人的。     这个小镇唯一保持原有秩序不变的是悦来客栈,没有人敢挤进去。     悦来客栈外围着一道结实的栅栏,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有人不断发话:     "胆敢挤进悦来客栈的,神仙一概降罪!”发话的人不止一个,而是十多个人同时齐声大吼,这才勉强传进人们的耳朵。     前面的不敢,后面的才不理呢,所以,形成一种里外对抗的阵势,里面的怕得要命,外面的不知道里面的有多吃力,拼命往里面挤。     形势危急!悦来客栈危急!     里面的人虽然少,但是同心协力,一致对外,外面虽然人多,但是散乱,形不成统一进攻的气候,所以,危急归危急,还是可以支撑蛮久的。     偏偏瘦猴看到这个有趣的场面,他觉得这个热闹还不够刺激,便在屋顶大喊:     “挤进悦来客栈,神仙有话说。”     外层人群听到了便一起发狠,里面的人吃不住这股力背后被挤在栅栏上,栅栏发出断裂声,眼看一场悲剧要发生。     “啊,神仙,神仙!”有人大叫。     接着,是千万人大叫。     最后,所有人大叫。     悦来客栈上空,飘浮着两个铁人,它们脚底喷出火。它们似乎对周围聚集了那么多人感到非常奇怪和忧虑。     他们停了一会儿后便飞向高高的天空,引得无数颗脑袋向上仰望,直到它们消失许久还在望,直到脖子发酸还在望。     人们由极度的兴奋渐渐变为失望,神仙就是这样对待我们的,我们苦苦在这里等候,为的是与神仙见一面,谁知他们睬都不睬我们,这算是什么回事啊     悦来客栈里面不是还有两个神仙吗     找悦来客栈要去!     这时,人们对神仙没有了多大的恭敬,好奇心被某种莫名其妙的情绪控制:一定要见个真相,一定要有个说法,一定要与神仙建立某种可靠的联系。     不然,这些日子白等了。送给客栈那么多钱都哪里去了是不是神仙骗去了     “神仙不会贪你那点破财,神仙是神仙,不食人间烟火。”另外的人说。     “那神仙来人间干什么不给人间带来幸福安康,神仙来人间干什么滚回他们的窝,我们不要神仙,滚回去!”有人这样喊,接着有许多人这样喊。     更多的人站在维护神仙的这一边,就这样,不到半个时辰,小镇上形成了两派阵营:驱赶神仙派,维护神仙派。     瘦猴加入了维护神仙派。     边缘地带的二牛加入了驱赶神仙派,反正他与神仙没多大缘分,赶走也好,免得费心费神,自己又不得什么好处,今天还差点被蛇咬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