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64 . 百愿

    这只是徐川的推断,具体什么愿意,谁也不知道。     但可以确定的是,天羽飞鸟并非因为一只毛毛虫吓成那样,毛毛虫是徐川的小手段而已,他心知肚明,天羽飞鸟肯定也知道。     不是男性恐惧症最好,可如果是周末的绑架给天羽飞鸟内心造成了阴影,从而导致男性恐惧症,那可就糟糕了。     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可是有一半的男人!     “谢谢徐君,我叫古河道元。”古河道元凑过来,小声道谢。     “徐君”徐川颇为意外,多看了古河道元一样。     “我没有说错吧你不是中国人吗,姓徐名川”古河道元一愣,慌忙地解释道。     “没错没错,你说对了,不过直接叫我名字,就叫徐川好了,不用徐君徐君的,太客气。”徐川露出一道微笑,古河道元是续月间汐第二个叫对他名字的人。     其他人,包括同学和老师,全部叫他徐川君,以为徐川是他的姓氏,事实上他姓徐名川,即便是日本人礼貌,客气的叫法,那也是徐君,可惜少有人注意到。     所以,古河道元叫他徐君,徐川还是颇为高兴的,对古河道元的影响不由好上几分。     “方才多亏了你,真的感谢,太谢谢了!”古河道元说着,庄重的对徐川鞠了一躬。     “其实我主要是帮天羽飞鸟,你是顺带的。”徐川笑了笑,说的很直白,不过古河道元还是很感激徐川。     上课铃响起了,这一节是国语课,徐川接着“神游太虚”,国语不少讲到了汉字,国语老师还不如徐川精通。     有一次,国语老师挑徐川的刺儿,结果徐川在黑板上全写篆体字,直接把国语老师震到,再也不敢找徐川茬儿。     实际上,徐川并不是上课捣乱,相反,他相对于班级上某些不良少年来说,绝对是认真听课的,至少顶多是走个神,从来不会干扰到其他同学上课,也没有太放肆。     这导致所有的任课老师,对徐川基本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处于放任的态度,徐川也不会得寸进尺,相安无事。     “啊!”     下课后,又一声尖叫响起,是另一个男同学和天羽飞鸟,不过介于之前古河道元的事故,其他同学顶多是多看了一眼,然后见怪不怪,估计又是毛毛虫什么的。     “是男性恐惧症没差了……”徐川皱眉,他没有上前,因为事态没有失控,男生向天羽飞鸟道歉后转身走了。     “总不能都归功于毛毛虫,在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徐川心里寻思着,可也没找到太好的方法。     徐川目前的状态,顶多也就是身体素质超于常人,对天羽飞鸟的男性恐惧症没辙了。     “要不要告诉她的好友呢”     徐川见安抚天羽飞鸟的月间汐,以及像个男孩子挺身而出的千代青琴,摸着下巴思忖。     “估计以月间汐的脑袋瓜子,天真无邪,还不清楚天羽飞鸟是怎么回事,但以千代青琴的智商,大概也开始怀疑天羽飞鸟有问题了。不过要推断出男性恐惧症,恐怕还没那么容易。”徐川自语。     千代青琴不知道周末天羽飞鸟被绑架了,所以一时半刻不会往男性恐惧症上想,而徐川目睹了事件,对于天羽飞鸟的状态,多少有点了解,更容易联想到男性恐惧症。     “天羽飞鸟没决定告诉她二人,那我更不能擅作主张了,不过倒是可以提醒千代青琴一下,注意天羽飞鸟尽量远离男生,虽然这一点比较困难……”     整个世界有一半多的男性,再说天羽飞鸟是班长,又是爽朗的性格,之前结交了许多男生,所以和男生接触更多。     像弥生琉璃这种,一开始就是冰山类型,冷冰冰的,拒人千里之外,她要是有男性恐惧症,绝不会有天羽飞鸟那么痛苦。     到中午,千代青琴、月间汐和天羽飞鸟到人少的地方吃去了,看二女忧心忡忡的架势,大概要询问天羽飞鸟发生了什么。     徐川想上前,被千代青琴一个眼神瞪停下来脚步。     徐川扭头望眼弥生琉璃,发现对方拿出了便当,选择无视他。     “可恶的狸猫,有便当也不给我做一份!”徐川羡慕嫉妒恨地瞟眼弥生琉璃的华丽便当,愤恨想到。     “没办法了,只好去学生食堂吃了。”徐川说道。     “徐君,可以的话,我们一起去吃吧。”古河道元积极地跑上前说道。     “叫我徐川好了,我正好考虑去食堂吃乌龙面,那一起好了。”徐川笑着回答道。     千代田综合高等学院不愧是数一数二的学校,从食堂可见一斑,价格实惠,味道又好,吸引了许多学生在食堂吃饭。     “和食的风味不错。”徐川一边吃乌龙面,一边淡淡的点评。     “和中国菜比呢”古河道元兴致勃勃地问道,他点了一份亲子盖饭。     “唔……”徐川认真想了想,回答道,“各有千秋,不过我个人更加偏向于中国菜,中国菜是为数不多的,可以称之为一种文化,并且色香味达到巅峰的。”     “如果我有那个荣幸,真想吃一次!”古河道元万分期待地说道。     他没有反驳徐川的话,不是对日本菜不认可,而是从小看得中华一番等动漫作品影响,以及中国的神秘光环,在古河道元的影响中,中国菜是全世界顶尖的。     “下次有机会,我给你做上一次,请你吃正宗的中国菜。”徐川微笑道。     “真的吗”古河道元惊喜万分,“徐君你还会做中国菜”     “哈哈,没什么,是个中国人,都会一二个拿手的中国菜,我只不过会的多一点而已。”徐川道。     午饭之后,下午也过得很快,徐川注意到天羽飞鸟那边,发现她总有点强颜欢笑,再观月间汐和千代青琴,隐约藏着一丝担忧之色,应该是没问出原因。     “男性恐惧症,该怎么处理呢”徐川一时还没有头绪。     “也许成神后可以帮她消除。”     于是,徐川第一时间回到神社,一拳敲在狸若丸的头上,让它……     “下次给弥生琉璃做便当的时候,一定要给我加一份知道吗!”徐川恶狠狠地说道。     “知道了,你这个混蛋……”狸若丸捂着鼓起包的头,一脸幽怨和悲愤。     “快说,到底怎么成神”徐川紧接着问道。     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有你这么求本神的……”     “砰!”     徐川一拳头敲了上去。     狸若丸双爪捂住头,无辜地说道:“拜本狸猫为师,叫本狸猫……”     “砰!”     又是一拳!     “够了,我说!我全部告诉你!”狸若丸推开“新海诚”的双手,悲愤地咆哮。     “现在不比当年,所以具体也不多说了,没有妖怪给你打,也没有‘神迹’可以展示的,你想要成为神明,就必须帮人实现愿望。不过所有的所有全部建立在你有成为神明的资质。”     无疑,资质徐川是有的。     “实现愿望”徐川问道。     “帮人实现一百个愿望!方才成为初级神明……”狸若丸摇头晃脑地说道。     见到徐川被打击,狸若丸格外兴奋和愉悦。     “百愿,才成为初级神明,恩……不多也不少。”徐川点了点头。     “从现在开始,你要一点一点协助我成为神明。”徐川道。     “协助想得美!”     徐川脸色一黑,阴沉地看着狸若丸。     “这个……咳咳……你看,本神也算是一个前辈,教你成为神明,那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不过有个问题是……”     “你不教我只好找弥生琉璃了。”徐川冷着脸说道,惊得狸若丸猛打一个寒颤。     “还是别,让本神……我帮你实现梦想,百愿而已,小菜一碟!”狸若丸小爪子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回答。     其实成为神明真的没那么难,当然前提你有成为神明的资格。     到了晚上,夜色一深,徐川和狸若丸站在高楼顶端,侧耳倾听。     东京都,灯红酒绿,大城市在夜晚有光亮照耀的地方,自然也有黑暗蠢蠢欲动。     几个头发染黄的社会小青年蹲在街角,抽着香烟,见到一个看起来老实的中年人,夹了一个公文包,甩到烟头,一个眼神示意,跟了上去。     等到人少的地方,几个黄发青年围了上去,拦住了中年男人去路。     “喂,大叔,借点钱儿,最近手头有点紧。”为首的黄发青年嚣张地说道。     “混蛋,你们这些混小子,胆敢直呼大人名字吗!”中年人一愣,立即大吼道。     “混蛋!大叔你鬼吼什么!”几个黄发青年以更大的声音回应。     “妈的,不想吃苦头就老老实实把钱交出来。”一个黄发青年露出狰狞笑容,掏出一把亮晃晃的刀刃,在中年大叔面前挥动。     中年大叔脸色一变,目光忽闪几下,不甘心地从钱包中掏出几张钞票。     “动作快点!”为首的青年眼放光芒,一把夺过钞票,数都没数,直接揣进口袋。     “混蛋!只有这么一点吗打发叫花子呢!”青年收起钞票后,又大吼一声。     “我……小伙子,我只有这点钱了。”中年大叔为难地说道。     “穷鬼!”几个青年一脸鄙夷。     “把卡里的钱取出来!”     “卡里是我所有的积蓄,不能给你们!我还有老婆孩子!”中年大叔脸色涌上一股绛紫色,拼命护住自己的钱包。     “妈的,兄弟们****!”大叫一声,黄发青年一拥而上,对中年大叔好一顿拳打脚踢,夺过钱包,把所有钞票掏了出来,塞入自己的腰包。     “正是一个穷鬼,还假装自己是什么大人,没用!”     青年吐了一口唾沫,随意地把钱包甩给了蜷缩在地上的中年大叔,一招手,转身准备撤退。     “我正好缺点钱,哥几个可以借一点花一花吗”     转角处,一个身穿休闲装的少年走了出来,不是徐川是谁!     “你”几个青年互相看了一眼。     “上!”     ps:这本书在创世上继续更新,追书的书友可以移驾到创世,笔名是匠指,书名是《徐福在日本》,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