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一百五十五章 跟平时不一样的圣天子

    “江元君,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嘛除了工作的原因,你可是很少主动来找我的,难道是你想通了,决定帮助我吗”见到江元主动来找自己,圣天子带着些期待的口气说道。     听到圣天子这话,江元不禁摸了摸额头,圣天子对于自己还真是矢志不渝啊,可惜她这是想要自己帮助她,而不是对自己有意思。     “你想太多了圣天子,我来这里就是想要告诉你前两次暗杀你的那个袭击者我已经找到了,她已经不会再来暗杀你了。”江元装作一脸冷漠的样子说道。     “已经找到了,那真是太好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的护卫工作是不是可以结束了。”江元尝试着问道。     “不行,绝对不行,虽然说你已经找到了那个暗杀者,可是说不定委托者还会委托新的杀手来暗杀我,再说我和齐武宗玄的会谈还没有结束,你之前可是答应过我要一直保护我到会谈结束的,难道江元君你是个言而无信的人吗”     听到圣天子这话,江元还真是无法反驳,因为他是个信守承诺的人,一直以来都是言出必行。当然,江元之所以这么想要离开圣天子,其实是在欲擒故纵,毕竟他的任务之一可就是帮助圣天子推行原肠动物新法案。     “其实圣天子你完全没有必要再跟齐武宗玄那家伙谈下去,虽然你们两个都希望现在分裂为五大地区的日本重新统一联合起来,可是你们两个的理念完全不同,是注定谈不到一块儿去的,而且就算是能够谈到一块儿,将来谁为主谁为辅这也是个问题,齐武宗玄推崇的是强权是独裁,这点我想你是不愿意看到的吧。”江元对圣天子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说道,似乎是想劝说圣天子放弃和齐武宗玄的会谈。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是哪怕只要还有一丝的希望,为了这个国家和人民,我都不会放弃的。”圣天子自然是知道她跟齐武宗玄完全谈不到一块去,其实她之所以想要继续谈下去,是想要让江元多留在自己的身边一段时间,她现在还没有放弃说服江元的打算。     不过圣天子这一切都是徒劳,她不知道江元对她所在的国家可是非常讨厌的,也许江元会在东京地区面临灭绝的灾难的情况下看在圣天子的面子帮助一下,但是想要让江元帮助圣天子将五大地区统一起来,那是绝无可能的。     现在这个世界因为原肠动物的肆虐,什么资源都非常宝贵,要是让日本重新统一了,对这个世界的华夏那边肯定不是个好消息,谁让日本跟华夏挨得那么近呢,而且两个国家还有那么多的仇恨,江元已经查过这个世界以前的历史了,这个世界也有华夏那段黑暗屈辱的历史。虽然江元不会像以前在默示世界那样充当救世主去拯救华夏,但是他也绝对不会给华夏制造出一个潜在的对手,所以说分裂的脚盆鸡才是好脚盆鸡。     看到江元张嘴似乎还想要说什么,圣天子率先开口说道:“江元君,你难道就这么讨厌我吗”     看着圣天子现在楚楚可怜、泫然欲泣的模样,像是江元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一样,江元心里面大声直呼这是犯规。     “难道这个小丫头已经发现我是个吃软不吃硬、嘴硬心软的人啦”江元心里不禁猜测道。     圣天子无疑是个美人儿,她现在这副样子当然非常惹人怜惜,江元都差点儿中招说出答应帮助她的话了,可是想到对方的身份以及她的国家和民族,江元马上就冷静了下来。     “哼,圣天子你不用在这个样子了,我是不会答应你的,你再装可怜也没有用,这招对我一点儿用都没有。”江元装作冷漠的样子语气冰冷的说道。     “哼,江元君还真是个铁石心肠的男人,一点儿都不懂得怜香惜玉。”     看着圣天子这副娇嗔的模样,江元感觉这画风不对啊,这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东京地区的国家元首圣天子嘛,完全就是一副小女生的模样啊。不过要说圣天子是小女生也没有错,别看她都已经当了好几年的东京地区国家元首了,可是再怎么说她都还只是个正在上高中的十几岁的少女。     圣天子似乎也发现了自己刚才的不对劲儿,脸上露出了几抹羞红。     看到圣天子这个样子,江元觉得非常的有意思,他忽然想要逗弄一下圣天子,于是装作夸张的说道:“天啊,你真的是圣天子嘛,你不会是假冒的吧”     圣天子知道江元这是在故意的调笑她,这让她心里不禁有些羞恼,脸上的红晕更浓了。     江元是个知道适可而止的人,看到圣天子这个样子,江元知道要是再跟圣天子开玩笑的话,说不定对方就要发飙了。虽然说圣天子并不能怎么样江元,但是惹恼美女总归不太好。     江元又回到了刚才的那个话题上,将缇娜的情况跟圣天子说了一下,听了江元的叙述之后,圣天子很大方的赦免了缇娜之前暗杀她的罪行,反正对自己又没有造成什么伤害,所以她很乐意送个人情给江元。     因为还要回去陪神裂火炽,所以谈完事情之后,江元就马上告辞了。     “元你回来啦,缇娜的事情解决了吗”神裂火炽见到江元,关心的问道。     “那是当然,我出手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圣天子已经赦免了缇娜之前的罪行,其实她知道就算是她不赦免也没法拿缇娜怎么样,所以还不如送个人情,反正她又没有损失什么,反而还会让额欠她的人情,这样的好事傻子才不做呢。”     第二天,江元陪着圣天子去参加了和齐武宗玄的第三次会谈,而齐武宗玄其实已经失去了谈下去的耐心,再加上江元在其中捣乱,所以两个人这次是真的谈崩了,齐武宗玄气冲冲的带着自己的手下乘坐专机离开了。     “你…你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坐在自己的专机上,正在看着不知道什么计划书的齐武宗玄,看到突然出现的江元吓了一跳。原来江元在把圣天子送回去之后,就去追踪齐武宗玄了,他可是没有忘记过自己说过的话啊。     “来人啊,快来人啊!”齐武宗玄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开始大声叫嚷着,希望他的护卫来救他。     江元就这么任由齐武宗玄喊了好几分钟,可是一个人都没有来,齐武宗玄这时候也发现了情况不对,惊恐的看着江元说道:“你…你究竟做了什么”     “没什么,其实在我出现的时候就在这里设下了结界,所以无论你叫多大声都不会有人听见,而且你也逃不出去。”     “结界这怎么可能”结界这不是神话传说中的东西嘛,齐武宗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相信。     不过江元也不管他相信不相信,他此时一步步走向了齐武宗玄。     “你…你想要干什么,你…你不要过来……”齐武宗玄害怕的边叫边后退着。     你让我不要过去我就不过去,你把我当成什么啦。江元这时候已经来到了齐武宗玄的跟前,手掌按在了齐武宗玄的脑袋上,他想要躲都躲不掉。     “主人!”当江元将手掌拿开之后,齐武宗玄恭敬的看着江元叫道。     “嗯,回到大阪地区之后就按我吩咐的做,知道了吗”     “明白主人,我会按照您的吩咐做的!”     江元刚才在把齐武宗玄变成自己的契约奴仆之后,给他下达了第一个任务,就是让他回去之后颁布一个改善被诅咒的孩子的地位的法案。江元知道这个命令对并没有什么难度,因为齐武宗玄在他的那个地区可是一言九鼎,圣天子在这方面跟齐武宗玄完全不能相比,因为她想要做什么,会遇到或大或小的阻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