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五十六章 信仰

    夜黑如墨,山风摇影,晃晃林木似妖,诡异寂静。顶峰小径为道,谁人独身行步,缓缓踏过寒霜淡雾,凝眸冷光。     “恩,那人莫非是村中献祭的姑娘”     夜风冷肃,四处萧萧无人迹。但见眼前月照秋凉,倩影颤颤,嘤嘤泪水深红衣。幻子龙疑惑之时,正欲上前,忽来破风声响,妖气弥漫。     “何人,擅闯洞天带来,找死不成!”     厉喝杀声喊出,却是暗中两名猫妖守卫拦路,威势凶恶。     “小小的猫妖。”来时早已见过山中妖物模样,此刻相对,幻子龙只是轻蔑笑过,淡漠道“你们所谓的猫神大人呢。”     “想见猫神大人,那得看你有没有命了。”     见来人狂妄,两猫妖也是龇牙冷笑了数声,随后便是利爪索魂,不由分说。     “不说也罢,想必带走了那献祭的女子,你们的猫神大人必然会来找我。”     话落无奈,幻子龙挥手虚空,尽纳八方灵能。霎时,玄白异光飞舞,苍穹明亮。正是,幻剑傲现,波荡万里乾坤。     “这种恐怖的感觉,这是怎么回事!”     凛然威能倾压,两猫妖身形顿止,面色大变。     “如今才怕,晚了。”     幻子龙冷眼肃杀,扬手,幻剑挥斩,气动山岳河川。登时,林啸风动,圣光引航。可就在妖氛倾荡之际,空间仿若滞停,流风如是止息。无声中,传来妖娆魅音破雾,酔染红尘。     “千年凝一气,一叹繁世嫣然。风华万代,绝世颜容,酔尽天下人。”     “哈,是你吗,传闻中的天猫大人”     莫名魔气笼罩,幻子龙不由眉头皱起。凝眸处,照见月下一人翩若飞仙,云鬓如雾,袖舞柳青墨绿裳,过影绝世,风华万代。     “外来人,你可踏足此地的代价。”     冷风习过,微摆看者衣角。幻子龙无言相视,却自有一股王霸之气震慑。九幽猫龙见状,嘴角笑靥如花,妖艳夜色。     “倒是一个俊俏郎,真是出乎意料。”     “我也不曾想过,传闻中的猫神大人竟是这般美艳。”     眼前人榴齿含香,瑰姿艳逸,颦笑间无不透出令人神迷的魅惑之感。幻子龙虽无动心神,可银铃笑语入耳,竟也有几分的恍然。     “可惜,却是个吃人的妖怪。”     “吃人的妖怪,哈。”     凝柔戏语不屑,一道冷冽光芒自九幽猫龙眼中射出,衬着幽静夜色,显得格外诡异。     “俊俏郎,你何时见我化了妖,吃了人”     “久闻带来洞天住着妖怪,每隔一年便要山下村民献祭芳龄佳人。”话时,幻子龙目光转向,望向祭台处惊颤的女子,说道“就如今晚这般。”     “你倒是打听的详细。”总是媚眼如丝,同样转望祭台那处,九幽猫龙轻慢说道“可谁说起,我吃了人”     “吃人也好,不吃人也好,既是妖物害人,合该伏诛!”     幻剑侧动,浩荡威势凌然,直逼八方妖邪俯首。然而月下妍姿妖艳,不为所动。只挽轻纱浩腕,玉手露形,拂向柳青墨绿裳。     “好大的口气,却不知道你有多少实力。”     “你何不亲身一试。”     “哈,俊俏郎,原来你也是心急的人啊。”     倏然,周遭景色变化,虚幻扭转。幻子龙警觉时,凝元聚力,隐现紫宸皇气护身。然而未见九幽猫龙有任何动作,凭空竟是无形杀气临近,诡异莫测。     “轰!”     轰然一爆,烈风赫赫,大地应声崩陷三丈之深。     “如此攻击力度,倒是我小瞧了猫神大人了。”     拭去嘴角鲜红,幻子龙目光冷傲,扬手幻剑凌风,玄光冲霄。但见夜幕暗昧中,剑身古缘二字桀骜,威慑武兵太皇之气,藐尽天下。随即,剑落雷霆,斩破生死一线。而在彼端,九幽猫龙静看风云变色,点尘不惊。便是这强横威势滔滔,也不过翻掌舞袖间。     “你这把剑,貌似很不错。”     剑光流风,快在须臾,岂料即将命中之时,竟是如涡旋转,消散虚无,只余下夜风凄凉。幻子龙见状,不禁面露惊讶,似难以置信了。     “能这般轻描淡写就将幻剑之威化解,不得不承认,你是我遇过最强的对手。”     九幽猫龙轻笑,诱惑道“俊俏郎,你若愿归降,我或可考虑收你做我的男宠。”     “可惜,我对你还不够动心。”     话语凝息,幻子龙冷眸溢光,再催化神之能巅峰。一时间,剑影缥缈,纵横快意。夜色墨黑中,玄白剑光飞舞,流风如刃。     “有点意思了。”     八方剑气浩瀚,霹雳风云之势。九幽猫龙不敢大意,玉手扬动,掀覆乾坤动荡。掌劲落处,天涯山峰当即化为一片虚无。似是知晓厉害之处,幻子龙踏足回身,连忙避开数米之远。     “反应倒是挺快,”九幽猫龙切齿轻蔑,说道“你那把剑,应当是幻剑吧”     “如你所见。”     执手玄光侧动,夺目处,正是剑身上那古缘字体篆刻,傲临天下。     幻剑!     “果真是幻剑。”九幽猫龙目光一敛,邪魅笑道“当年那人便是凭着此剑,大闹鬼蜮,所向无敌,令我印象深刻啊。”     “那人”莫名话语听来,幻子龙眉头更是紧锁,疑惑道“莫非你也来自鬼蜮”     “哈哈哈。”     洞天峰,月华光,柔转媚眼寒霜,散化出弥天妖气,席卷苍穹。随之,九色雪白绒尾缓缓幻化而出,遮天蔽月,扰动风云。     “你若想知晓,便就看个清楚吧。”     月光霜照,倾下无上魔能,幻子龙面色苍白,只感心头一阵沉重,压得难以喘息。     “九尾现世,妖气冲天,你果然是鬼蜮魔兽,九幽猫龙。”     九尾绒毛,洁白如雪纯净。轻动间,便是浓郁妖能波荡,笼罩方圆百里。凝望话者     九幽猫龙嘴角微微上翘,轻佻道“俊俏郎,你的心跳好像加快了呢。”     魔能压迫,足可毁天灭地。幻子龙惊愕当下,冷眸中却隐隐有一丝狂热躁动。     “是啊,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杀了你!”     “杀我,为了什么所谓仁义,所谓天道吗”     “仁义,天道。哈哈。”     幻子龙说着,竟觉一切都是这般可笑。笑得张狂,笑得无谓,或许那日起,独留在这世间,本就是笑话。     “那些东西与我无关,我要杀你,只为一人。”     “为一人行杀,倒也有趣。”九幽猫龙目光锐利,妩媚问道“只是,抛弃了仁义,背离了天道,甘为一人沉沦,你手中象征正义的幻剑,还存信仰吗”     “我之意志,便是幻剑的信仰。”     决意一刻,天雷鸣响,滚动千里,连绵不绝。     刹那天地凝杀,赤染冷峻双眸。幻子龙执剑低啸,汇源毕生修为,催化练血,再窥朱雀圣力。刹那,惶惶圣气凌霄,映色如火灿辉,焚世慑妖。     “这种感觉是,”     惊见六翼天羽赤艳,仿若烈炎灼目,映照了朱雀圣影,怒染眉色。九幽猫龙九尾齐向天宇,首现千古魔兽幻像,威撼天下。     “该死的朱雀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