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六十九章 赶路

    第六十九章     赶路     “冯啸胜利!”吴长老向全场观众宣布到,全场观众顿时响起了雷鸣一般的掌声。     冯啸这个时候突然觉得头脑有一点眩晕,然后看见全场的观众变得越来越模糊了,然后此时越凯跑向他,冯啸这个时候突然就倒下了……至于后面的事情冯啸就不知道了。     ……     “小子,醒了呀!”金破天者出现在了冯啸的面前。     冯啸这个时候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外面已经夜深了。     “师父,我这是怎么了”冯啸记得自己好像晕倒在了比武台的现场。     “应该是你背后的紫黄姚龙翼的兽性侵入了你的脑中吧,而且你刚刚进入王界,体内的界气还比较不稳定,加上如此强烈地争斗,当然要晕倒!”金破天者向冯啸解释。     “这紫黄姚龙翼的威力还如此之大吗”冯啸问金破天者。     “当然,远古神兽,而且这个是魂界技四星的飞行界技呢根据我最近的发现紫黄姚龙翼还不仅仅只有飞行这一项技能,至于他到底有什么技能这个要等你以后去发现。”金破天者对冯啸说。     “我先修炼一会儿……”冯啸对金破天者说。随即金破天者就钻入了“黑决”中。     第二天清晨……     “冯老大,开门呀!”越凯敲了敲冯啸的门口。     冯啸打开了门,看见越凯手中拿着一宗宗卷。越凯赶忙把冯啸推进房间中,神神秘秘地对冯啸说:“冯老大,你猜这是什么”越凯拿着宗卷在冯啸的面前一晃一晃。     “界技啊”冯啸感觉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对啊!这是你这次比赛的奖励,吴长老特意叫我吩咐你半个月后到内院的教师办公楼集合。”越凯对冯啸说。     “对了这次比赛的前五名是谁”冯啸问道越凯。     “你晕倒了以后,我们几个也都陪你回来了,至于前五名,我也是在今天早上打听到的前五名分别是——少天、你、刘璇浩、庆雨露、白羽。后面好像听说是白羽对阵刘璇浩,最后刘璇浩胜出,白羽因为突出表现进入前五名,而最后一场云霓与庆雨露的比赛听说是庆雨露完全压制了云霓,胜出了比赛。”越凯对冯啸解释道。     “庆雨露到底是何方神圣”冯啸心中不禁想到,毕竟庆雨露排名第十把排名第四的云霓都是力压。     “还有啸哥你不是准备要去我家吗”越凯问道。     “对啊”冯啸急忙站了起来,“我要去请假,要快一点!”冯啸想到雷程粟还下落不明,心中自然很担忧。     “放心,我都帮你请假了”越凯说,“我们一起回去吧,我也要回去看看!”     “嗯。”冯啸点了点头,“那我们收拾一下行李也准备走了吧”     “好!”越凯就回到了自己的寝室去收拾东西去了。     冯啸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李,打开了越凯刚刚给他的宗卷——“金属性武界技三星——金刚不坏之身”,然后冯啸看了看解释“运用此界技能够抵挡任何攻击,但是每天只能用一次,每次只有十秒”。冯啸也正差一门防御性界技居然就如此恰当而又附和他口味的进入冯啸的手中。其实吴长老送的东西都是他把********拿到了,慢慢研究,然后再送给他们的。     ……     “怎么不见他们两个”冯啸问道收拾完行李的越凯。     “他们也都请假回家去了,毕竟有一年没有回家了!”越凯说,“那我们也都出发吧!”     “走!”冯啸和越凯两个人就这样离开了学院。     罂粟区还是那样的混乱,熙熙攘攘地街道是不是就会有抢劫,冯啸和越凯也都是急急忙忙地向罂粟区的城门口赶去,但是一路却那有如此顺风呀就在出城门的地方有一段沙漠地带,这段地带就是犯罪频发区。     “嘿,两个小毛孩,快点把钱交出来,不然不要怪哥哥们不客气了。”此时一群男人围住了冯啸和越凯两个人。     “给我们让路!”越凯更气愤地说,其实在这里打劫的人都是一些小喽啰而已,实力自然也很差。     “你找死!”这个时候一个大汉准备给越凯一个耳光。可是就在他的手掌刚刚扬起的时候,越凯的拳头已经打在了他的脸上,顿时这个大汉飞出几米远,地面上扬起了尘埃。这个时候大汉起来了,吐了一口血。而此刻刚刚还围着他们的人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了。他们不知道这个小毛孩还拥有如此强悍的实力。     “你一个人我还不信你可以打我们这么多人,兄弟们上!”顿时一群人开启了自己的界级,有些是师界一段,两段的,还有一些连师界都没有突破,最高的也不过是师界三段。     “砰砰……”就在电光火石之间一群人全部都被越凯打趴了,他们躺在地上连连唉叫。     “小兄弟,我们有眼不识泰山请你放过我们!”这一群人在疼痛慢慢消失以后,赶忙跪了下来对越凯求饶。     “以后别再做坏事了!”越凯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然后对冯啸说:“冯老大,我们走了呀”     冯啸点了点头,就在他们走了只有十来米后,突然后方传来了女生的尖叫,他们转过头看见了刚刚被打趴一群人正在围着一个女人,图谋不轨。     “回去教训他们!”越凯义愤填膺,冯啸点了点头。     “砰砰……”就在这群人要得手的时候,他们又一次被越凯从后面直接打的趴在了地上。     那个女人也趁乱逃走。     “我不是说了,叫你们不要干坏事了吗”越凯很愤怒。     “大哥说的是,我们不敢了!”他们几个人求饶。     “那我们走吧。”越凯听了以后示意冯啸。     “就这样走了吗你知道让他们不做坏事的办法是什么吗”冯啸阴笑。     这个时候躺在地上的人脸色突然凝重起来……     “怎么”越凯问道冯啸。     “杀了他们!”冯啸直接给越凯一个回答。     “杀……了……”越凯的声音有些颤抖,他还没有杀过人。     “求你们了别杀我们,我们以后再也不做了!”那一群强盗像狗一样跪在了越凯面前。     冯啸的眼睛一直盯着越凯,很严肃地对越凯说。他知道这对越凯是一次挑战,如果越凯过了这一关,那么对他以后肯定是有帮助的。     越凯摇了摇头,还是下不了手。     “我帮你。”冯啸冷冷地说。     就在这个时候,几滴蓝色的液滴出现在冯啸的手中,顿时间气温都变得有点升高了。     就在一瞬间,冯啸的把那几滴蓝色液体扔了出去,蓝色液滴直接穿过了所有人的脑袋,然后这些人就直接死在了越凯和冯啸面前。     越凯的心跳个不停,脚都在打颤了,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冯啸杀人,居然一瞬间这么多尸体就出现在他眼前,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自己的胃在翻江倒海。     冯啸慢慢地把手放在了越凯的胸上,给越凯治疗了一下。一会儿越凯的心跳开始慢慢地恢复,然后胃也舒服了不少。     “怎么了,害怕了吗”冯啸微笑地问越凯。     越凯点了点头。     “其实我第一次杀人也是这样的,但越凯你要知道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破界大陆上,杀人是你必须学会的一向本领,如果你一直是温室中的花朵,你永远也不会成为一个强者的,强者有一些关是必须过的,今天我知道你下不了手,所以不只是让你看我杀人,以后你就要自己去克服了!”冯啸一边赶路一边对越凯说。     越凯也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     “就是那个小子吗”这个时候远处一个女人拿着一副画像,指着冯啸远去的身影。     她旁边的一位女人说:“绝对错不了,和花姐画的的人一模一样。”     “我们赶快去通知花姐吧。”那个女人示意旁边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