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400章 悔改

    “她变成这样也是她活该,怨不得别人。”洛辰冷冷一句话仿佛像一桶冰水将裴娅柔从头浇到脚,冰冷刺骨的话语间不带任何的感情,仿佛像对深恶痛绝的人才会说的一样。     震惊的看了洛辰几秒,裴娅柔难以置信的吐出一句话,“老大,你为什么要这样说,雪儿她也是为了我才会躺在医院,如果她不是为了替我挡下那个烟灰缸,她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罪魁祸首是我,所以该死的人是我,不是雪儿。”     裴娅柔现在恨死自己了,要不是她,恐怕现在躺在医院的人就是自己了,可是这比让她受伤还让她心痛数分。     然而现在她却好端端的,换做雪儿替她受苦,心就像被刀狠狠割过一样的痛不欲生,可是为什么洛辰还要说出这么让人伤心的话来刺激她呢     “是吗你以为她真的那么好心肯替你白白挨那一击”洛辰掐住裴娅柔的下巴,逼着她不得已朝向自己,神色一凛,语气透着极大的不悦,“她背着我偷腥,还想利用你替她引人耳目,亏你还为她如此着想,这种女人不值得你为她这么做,以为别人不知道她做的龌龊事吗”洛辰冷笑一声,看着裴娅柔微微震惊的眼神,继续说道,“她和薛瑾背着我不在的时候偷情,你还傻呼呼的帮她说话,她利用了你,你还这么傻被她玩弄于鼓掌,裴娅柔,我真不知该说你善良还是愚蠢,就这么简单的被她无辜的样子蒙混过去。”     “不是的。”裴娅柔被他恨戾的手掐得生疼,脑袋不由得向后缩了缩,语气带着惊恐和不安,“雪儿她决不会这么做的,你要相信她才对,不能随便听信别人的一面之词,以我和她最近的相处来看,雪儿她是个绝对安守本分的女孩子,不会做出那种事的。”裴娅柔信誓旦旦的保证,深信夏雪绝不是洛辰口中说的那种人。     “不会”洛辰听到裴娅柔一本正经的回答,狂笑了一声,幽绿的眼眸透着一股嗜血的杀戮,“你又不是她肚里的蛔虫,怎么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别傻了,她这种人,不值得你为她掏心掏肺。”     幽绿的眸子一暗,洛辰气急而笑,“如果不是,她肚中的孽种打哪来的”从衣服口袋掏出一张医院的诊断证明摊到了裴娅柔面前。     犹豫的看了看面前的诊断证明,裴娅柔一脸震惊。     **医院诊断结果。     夏雪女23岁目前怀孕两周,应做好适当的休息和调养。     不会的,夏雪不会这么做的。     裴娅柔愤怒的推开这张骗人的证明,“这上面说的都是骗人的,雪儿她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你凭什么保证,你有证据吗”洛辰收起诊断证明,看了看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夏雪,一股怒火顺势涌上心间。     “你想想看,我和她已经一个多月都没有做那种事了。而她是两周前有了肚中这个孽种的,不是薛瑾那个混蛋的还会是谁的”洛辰语气狠戾,阴鸷的面容彷如撒旦再世。     别怪我没给你机会,是你先背叛我,是你先挑起这场战争的,你和薛瑾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将我的心狠狠的踩在脚底下,想让我对你好,办不到,除非,我会让你们为此付出比这多十倍百倍的代价。     “难道说,薛瑾和雪儿已经。相爱了他们俩个。真的已经。天啊!”裴娅柔不敢想下去,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变故,就像洛辰说的一样,现在她的心也无法保持平静了,为什么她就是这么傻,就是看不到洛辰对她的好,总是一再的伤他的心可是要她相信夏雪会做出这种事来,她简直无法想象,难怪老大会发这么大的火。     “这个贱女人,我真想把她杀了,敢背着我和别的男人偷情。”洛辰握紧拳头,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直直走到夏雪床边,挥着拳头。电光火石间,拳头几乎快要想她靠拢,却被裴娅柔突如其来的一把抓住。     “老大,不要。”裴娅柔死死抓住他的手,声嘶力竭道,“她现在这个样子你怎么忍心动手”     “你还替她求情”洛辰回头瞪她,缩回了原本想要挥舞出去的手,“如果不是看你的面子下,我一定要了她的小命。”     一个是他最爱的女人,一个是他最信任的人,他们俩个却背着他做出这种无耻之事,他的脸都快被这个女人丢光了。     p;简直无耻到极点!     夏雪是在一片痛楚中惊醒过来的,当她睁开眼睛时,看到的一幕却让她浑身血液顿时凝结。     洛辰正极尽宠爱的喂着怀里娇柔靓丽的苏美心吃苹果,满脸笑意,丝毫没将醒来的夏雪放在眼里,就当她丝毫不存在似的。     “心儿,好吃吗”洛辰余光瞟了一眼夏雪的模样,一把将怀里的苏美心搂紧,将她娇小的身子放在他的大腿上,随即又将一块削好的苹果暧昧的送进苏美心的嘴里。     夏雪暗怔,苏美心不是洛辰的干妹妹吗此时,他们这样不避嫌的卿卿我我,完全当她不存在;想到他们俩前一秒还针锋相对,而后一秒则变成你侬我侬,这实在让人捉摸不透。     看来洛辰根本就是个用下半身思考的雄性动物,连他认的妹妹也敢下手,夏雪不禁暗自佩服他。     苏美心看着夏雪震惊的样子,幸灾乐祸起来,转而用手轻轻勾上了洛辰的脖子,“当然好吃啊,辰哥,你对人家真好。”     “那你想怎么回报我”洛辰挑起她的下巴,魅惑的眼神勾的眼前的苏美心一阵阵心跳加快,白皙无暇的皮肤,高挺的鼻梁,完美的五官,性感的薄唇;没想到这么近距离的看他,他还真是很绝美的男人啊,让人禁不住。流口水     “嗯人家怎么知道”苏美心娇嗔起来,一大片的红晕浮在脸颊上,再配上她那精致小巧的脸,让人不禁想把她抱在怀里肆意宠爱。     “那你想不想体验一下”洛辰温柔的在她耳边肆意摩擦,惹得怀里的人儿一阵阵娇羞。     “辰哥,你真坏”苏美心羞红了脸,媚笑的迎了上去。     洛辰狠狠扣住苏美心的肩,将霸道热烈的唇狠狠向她的娇唇贴去。     “怎么样感觉还不错吧”洛辰再次挑起苏美心的下巴,声音如鬼魅的音符低沉魅惑。     “嗯。”苏美心娇羞的点点头,勾住洛辰的脖子,顺势倒在他怀里。     然后,随即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吻,吻向怀里闪着迷蒙双眼的苏美心。     没想到,洛辰这么热情,如果她能一直占领他的心,拥有这样一个男人,她这辈子岂不是再也不愁吃穿了     夏雪正木讷的看着他们俩,她已经不知道眼前发生了什么曾经牵动她心弦的男人,她一直认为对他动了真情的男人,此刻已成了陌生人,正和别的女人大肆展现他们的****。     如果不曾对他有感觉,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她承认,她不会有丝毫的感觉,最多当做一对陌生男女在她面前**罢了,只不过,她才被他点燃的那颗心却被这残酷的一切拦腰斩断。     想哭,但是没有眼泪,心痛大于心死,她只有冷漠的看着,自始至终一个表情,冷眼旁观。     一切在他们激情结束的那一刹那。     洛辰突然回眸,冷冷的口吻,带着一抹嘲笑,“怎么,醒来了也不说一声难不成刚才我打扰到你了”     夏雪如梦初醒,仍坐在床上一声不吭。     “你耳朵聋了吗”洛辰大声喝道,一把推开腻在他身上的苏美心,这个女人即使看着别人在她面前****,依旧没有表情,从前以为她对自己的情愫,看来全都是假的吧     “你先离开。”洛辰对着苏美心冷冷命令道。     “可是人家。”苏美心突然从刚才的沉沦中苏醒,“你怎么能这么快赶人家走啊”     “你先离开,听话。”洛辰冷冷打断了她。     苏美心被他突然地阴鸷吓得身子微微一颤,妒忌的看了一眼依旧面无表情的夏雪,转而起身离开。     医院的病房内,只剩下两人。     看着苏美心离开,洛辰一把将夏雪从床上拽起,没待她反应过来,一记耳光重重的甩了过去,“贱人,你肚里的野种是谁的”     夏雪被打得嘴角渗出一抹鲜红,脸被狠狠的扇向一侧,这一记耳光太重,打在她心上,更痛进她心里。     /     洛辰走了过去,狠狠扯住她的头发,强行她仰头看向他,暴怒道,“你说不说,你肚子里的野种究竟是谁的”     夏雪只觉得头皮发麻,头上是钻心的疼痛,语气艰难道,“我根本就没有怀孕,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除了你没有跟任何一个男人有过接触。”     “怎么没有”洛辰眼中闪过危险的光芒,“还有薛瑾你敢说你肚中的孩子不是他的么”     夏雪头发被扯着,痛得不行,脸上突然笑开,是一种轻蔑的笑,“你竟然怀疑一向对你忠心耿耿的薛瑾,真是悲哀。”     洛辰放下拽住她头发的手,转而用另一只手狠狠卡住她的下巴,冷冷道,“两个礼拜前,那段时间我忙的常常不归家,你是不是私下跟薛瑾见过面”     “没有。”夏雪疼的闷哼一声,“我根本没有怀孕,不知道有是谁造的谣,你难不成连这种流言也相信”     “那这个应该不会造假吧”洛辰拿出一张诊断证明扔给她,脸色阴鸷,“这是你被送到医院诊断出来的,你还要瞒我到什么时候”     这是夏雪拾起地上的一张薄薄的纸,上面写的字迹却让她脸色骤然突变,“这。不可能,我从没有。那不是真的,一定是医院弄错了。”夏雪试图想辩解什么,对于最近发生的一切,她都觉得不可思议,苏美心的到来无疑给她原本就波澜起伏的生活雪上加霜,不仅如此,连洛辰也变了好多,虽然从不期盼撒旦的心会因她而有所改变,可是目前的生活就把她搅得一团乱。     她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下去了;如果死能解脱,她真想一死了之。可自从上次的割腕事件来看,她再也无法用这种方式结束她悲惨的生活,因为每到死的边缘,都会被人从死神的手里救回人间。     究竟还有多少事等着她去面对。究竟还要折磨她到什么时候     “你还是不承认,想不到你竟这么嘴硬,不肯跟我说实话”洛辰突然冷冷一笑,掐着她下巴的手松了松,高大的身躯起身走到门外,吩咐门外的佣人将一个人带了进来。     “进来吧!”洛辰一声指令,两个佣人将一个俊美和他不相上下的男子一把推到了地上,洛辰走过去,狠狠掐住男子的下巴,比他抬起头来。     震惊了一下,夏雪目瞪口呆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男子,她猜得没错,洛辰真的把薛瑾抓来开刀,只是为了逼她就范,只是可怜了无辜的薛瑾,为了她一再的被洛辰虐待。     “老大!”薛瑾浑浑噩噩的抬起头,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夏雪心痛的目光,然后再次看着洛辰,语气带着卑微的哀求,“求求你,怎么对我都好,请不要伤害她”     “怎么对你都好”洛辰神色一凛,掐住他下巴的手骤然一紧,死死抵住薛瑾的下颚,逼他被掐得生疼的看向自己,嘲弄开来,“我以前是怎么对你的,你都忘了吗怎么现在竟敢擅自勾引我的女人,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薛瑾吃痛的哼了一声,“我是真的很喜欢雪儿,但我没有想把她从你身边抢走的意思。”     “你承认你喜欢她,很好,好一个痴情种子,好一段旷世之恋。”洛辰回头看了看夏雪,眼里是深不见底的冷漠。     说罢,洛辰挥舞着拳头狠戾残暴的向薛瑾挥去,一拳又一拳,不带任何犹豫的挥向曾经对他忠心耿耿的薛瑾,此刻的洛辰,早已被愤怒占满了整个大脑,浑身的血液凝结,如果再不好好教训这个不知好歹的男人,他真不知他会做出什么更恐怖的事。     “不要啊”夏雪看着薛瑾嘴角溢出的鲜血和一脸的狼狈,情不自禁的扑向薛瑾,拳头在她嘤咛的哭声中戛然而止,心痛的泪水,如一股清泉般倾泻而下,想给他力量,却只能停在空中,现在的他,脸颊早已红肿的不成样子。     薛瑾眼中满是怜惜,给了她一个安心的微笑,“不要哭了,我不要紧。”     夏雪早已经哭得泣不成声,声音一度哽咽,“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要不是我,你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哽咽着喉咙,接下来想说的话早已说的不完整,只有泪如泉涌模糊了视线,染湿了衣襟。     “这样都心痛了”洛辰如撒旦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